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全员向//主CP游律】长亭曲(33)

章八·完结章

 

游浩贤再次收到霍琊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两周后了。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认错路,只不过仍是在霍琊办公楼下兜兜转转绕了几圈,这才鬼鬼祟祟地溜进去。整栋楼里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是霍琊把人支走了还是有什么要紧的大事——不过大概不是后者,如果真有什么要紧事,游浩贤是不信面前这个人还会这么悠闲地躲在办公室里喝茶的。

 

他清了清嗓子:“咳,师弟,你把我叫来又把我晾着,是玩我呢?”

 

霍琊瞟了他一眼,目光在他脸上停留半天,然后若无其事地转了回去,却仍是没说话,直到游浩贤被晾得有点沉不住气了,才幽幽地开口:

“上面大概准备好放人了,不过为了面子问题大概还得拖一拖。”

 

“一群老人家了,还这么脸皮薄?”游浩贤笑了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也不想想事情是谁捅出来的?”

 

他扶着杯子,手指一下一下轻敲着杯壁:“不过他们嘴松得倒是挺快……不像是这帮人的作风啊?”

 

他说话时的尾音上扬,用的是问句,却硬生生地说出了带几分嘲讽的肯定意味。霍琊倒是苦笑了一下,搁下杯子,端端正正地坐好。

 

“这个么,就要去问问师大的老师们了。”

 

游浩贤微怔了一下,霍琊看在眼里,接着说:

“你龟缩着自然不知道。师大的老师们三天两头来闹,上了年纪的离得远一点,有几个年轻点的冲的太狠,被卫兵打断了胳膊。”霍琊顿了顿,“再加上舆论也是口诛笔伐不断,嘴上一点不留情,这几天所有人都在忙着抹脸上的唾沫星子了。”

 

“烦的不行,所以不得不妥协了?”游浩贤突然插了一句,咂咂嘴,“……也真是厉害。”

 

霍琊有心辨别一下游浩贤到底是在嘲讽还是在感叹。不过下一秒他就放弃了,游浩贤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既无震动也无嘲笑。

 

霍琊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拎过茶壶给自己的杯子续了些水。

 

一时无言。

 

水流声音不大,只是这房里安静地过了头,只觉这水声好似惊雷,震得人耳膜轰轰作响。游浩贤有点尴尬,手里不住摩挲着杯子,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打破一下僵局。他正欲开口,霍琊“咣啷”一声把茶壶搁在桌上,金铁碰撞的声音吓得他心里一抖,面色上倒是端着平日里的架子。

 

“师弟……”

 

“你接下来想去哪?”霍琊问,“最好离这里远点。”

 

游浩贤默了一下,“师弟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啊?”

 

“你说呢?”霍琊硬邦邦地回了他一句,“你的神经绷得太紧了,再这样下去……”

 

霍琊又看了一眼游浩贤眼下的乌青,把未尽的话咽了回去。

 

会断掉。

 

眼下的游浩贤便如惊弓之鸟一般,任何不大的响动都足以让他风声鹤唳。多半是因为墨律吧,他想,要让一个人对周围发生的所有险情毫无知觉真的太难了。

 

可他偏偏理解游浩贤这样做的用意。知道得越少越安全,游浩贤向来笃信的话。

 

“我倒是想走。”游浩贤沉默了半晌,缓缓开口,“去哪?”

 

这两个字里蕴含的意味太过险恶,饶是霍琊也楞了一下。

 

“去哪?离北平远些的地方,回你老家不好么?”

 

游浩贤轻笑一声,放下杯子,看了霍琊一眼。那是霍琊再熟悉不过的笑容,无数次游浩贤便是摆着这样的表情与他插科打诨,一派轻松自在。这让霍琊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个人似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然而这一次,霍琊第一次从那副笑容里看到了动摇。

 

“上海现在可不是我的老家了。”他说,“大概……有人正在那里摆好了陷阱,等着我往里跳呢。”

 

“你的人呢?”霍琊问,“你总不会告诉我,现在的上海也有人在搞风搞雨吧?”

 

“我说不好……也许我没法回去。”游浩贤轻声说,“我一个人自然是无妨的,可我答应了小律,我绝对不会再冒险了。”

 

“更何况还有小律。就算是百分之一的风险,我也绝对不能闯。”

 

霍琊久久无言。他很熟悉游浩贤的眼睛,那一双猫一般的眼睛总是狡黠地微眯着,透出点灵巧的得意和小小的嚣张。也有黯淡下来的时候,那时这双眼睛会想大火过后的草原,空旷而荒凉。

 

可这时的这双眼睛让他觉得陌生——他居然在这双眼睛里看到了畏惧,可又不同于他了解的畏惧。他了解的畏惧是卑微的,可这双眸子里蕴着的……

 

那是害怕珍贵之物失去的人的畏惧。

 

霍琊很想笑。饶是多虑如他也从未想到有朝一日,这个自由如浮云的人也会被什么东西束缚住手脚。他现在不再自由了,他不再随心所欲恣意妄为,他身上有了负担。霍琊相信他有这份能力把那些东西甩掉,那时候他无事一身轻,不知道能少多少麻烦。

 

可他不舍得。

 

当真是天道好轮回。

 

霍琊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望着游浩贤,游浩贤看着他,挑起嘴角,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来。

 

“反正小律大概得亲眼见到她的学生才能放心,我还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他说,“我也不好多呆,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游浩贤冲着他摆了摆手收,权当告别,然后就推门离开了。霍琊起身,慢慢走到办公室的窗户前。他安安静静地站着,就那样倚着窗户,直到某个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无人的房间里,响起一声轻笑。

 

“这次你是真栽了啊。”

 

语气说不上是欣慰还是难过。

 

 

 

半个月后。

 

墨律轻车熟路地走在校园里。一路上没有碰到几个老师,倒是有面熟的学生朝她打招呼,她一一回应,脚下的步子却是一点不曾放慢。

 

“律姐也要去吗?”学生们笑着问。

 

墨律也笑着点头,“怎么也得教育他们两句啊。”她说。

 

 

 

墨律推门的声音被淹没在人声鼎沸里,被释放的年轻学生们畏畏缩缩地处于人群中央,垂头丧气地,像一群打了败仗的兵。他们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许多老师。墨律一眼扫过去,几乎学校所有的老师都在这里了,把学生们团团围住。只不过老师们的表情都不怎么温和,不是眉头紧锁就是脸色黑的像泼了墨。就连平日里不管事的梁先生都来了,此刻他吹胡子瞪眼,逮住几个男生念叨个不停。

 

“……好说歹说你们就是不听!”梁先生手里的拐杖“笃笃”地不停戳向地板,狂风骤雨一般的“笃笃”声让人有一种这位年逾六旬的老人重返年轻的错觉。“平时没见你们对学问这么专注,这种愚蠢的事为什么你们就那么上心!要不是那帮政客手下留情,你们!你们就别想脑袋还能在脖子上搁着了!”

 

“梁先生……”领头的男生哭丧着脸,“我们错了成不?您都这么大了,气坏了身体我们也担不起啊。”

 

梁先生瞪了他一眼,一拐杖抽到男生腿上。男生的脸一瞬间扭曲了一下,又不敢叫出来,看样子忍痛忍得很辛苦。

 

墨律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身边站着的中年老师闻声,偏过头来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她连忙噤声,有点不好意思地别过视线,目光在人群中转了几圈,总算是看到了她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室友。

 

苏宓在人群边缘一点的位置,此刻也被一个中年的老师逮住一顿数落。她倒没有敢像领头的男生一样在老师盛怒的时候油嘴滑舌,她只是缩着脖子,貌似安分地听着老师喋喋不休。只是两只不停动作的脚暴露了她的那点小心思,那两只脚不停在地上画着圈的场景,从墨律的角度看过去真是再明显不过。

 

这孩子。

 

“你啊,根本没有把老师的话放在心上吧。”

 

墨律走过去,右手比划出手刀的样子在苏宓头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心不在焉的苏宓明显被吓了一跳,她条件反射般地抱了下头,然后才意识到到底是谁给了自己一记突然袭击。

 

“诶?律姐……”苏宓瞅了瞅一旁因为墨律一句话脸色骤然变黑的中年老师,脸上挂着欲哭无泪的表情,“我没有啊,我很认真在听的,真的。”她一边说一遍睁大眼睛,努力做出一副真诚的样子。可和她同居了这么长时间,墨律对这孩子的脾性也算摸清了二三分,自然明白这孩子全然没有真心悔过的心思。

 

完全不放在心上啊,墨律无奈地想。她朝一旁的老师打了个招呼,接着抬起手,赏了苏宓一个爆栗。

 

“跟我来。”墨律笑着说,“看我怎么教训你。”

 

 

 

墨律倒也没有带着苏宓瞎逛,她只是带着苏宓回了两人的宿舍。墨律推门的一瞬间门照例发出一声刺耳的噪音,只是这次苏宓并没有抱怨,她瞅了墨律一眼,畏畏缩缩地像在做什么亏心事。

 

“律姐……”她弱弱地说,“你不收拾我啊?”

 

“收拾什么?”墨律笑骂,“收拾也得等你先缓过劲来吧。”

 

这一下苏宓可算是解放了——她欢呼了一声便冲了进来,像一尾伶俐的鱼扎进湖水一样,直接扑向了自己阔别已久的床。

 

“啊啊啊好怀念啊!”苏宓一脸幸福地抱住被子,“从来没有觉得宿舍是这么美好的地方啊!”

 

墨律轻轻瞪了她一眼。

 

“既然这么不喜欢住监狱,怎么还不听老师的话?”

 

苏宓嘿嘿地笑,“这是两码事嘛。”

 

在社会各界的施压下,直到最后政府也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政客们强撑着台面,梗着脖子嚷嚷了几句“严惩破坏国家安全的任何人员”,最后做出的决定也只是将学生们关上一个月做做样子了事。尽管如此墨律在这一个月内还是提心吊胆,生怕哪个学生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出了意外。游浩贤倒是一派淡然,他坐在小方桌前面,看着墨律心神不定的样子,端着茶悠悠地抿了一口。

 

“你瞎着急什么,”他说,“我答应了的事,什么时候没有兑现过?”

 

墨律暗自嘟囔他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是也只能等待时间慢悠悠地过去。好不容易捱到一个月,一听闻学生们被释放的消息,她便像兔子一样从床上跳下来,结果一不小心拉扯到了伤口,痛得呲牙咧嘴。

 

不过这些她当然是不会告诉苏宓的。

 

“对了律姐,”苏宓有点犹犹豫豫地开口,“刚才就想问你了,你为什么……拄着拐杖啊?”

 

墨律只是笑了笑,“没什么,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成骨折了。”她相当淡定地撒了个谎,然后转移话题,“你还真是,一点反省的意愿都没有啊。”

 

苏宓撇了撇嘴,“我只是不想听教授们一直不停地叨叨……特别烦的!”她一脸生无可恋,“我觉得我简直是在地狱诶!真是佩服死会长了,居然能忍受杨老师……牛人!”她挑起大拇指。

 

“少转移话题。”墨律说,“你就没有一点点后悔吗?”

 

苏宓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墨律倚在门框上,看暖融融的阳光穿过窗棂,洒在少女柔软的黑发上。灰尘在阳光里跳动,空气里渐渐弥散开一股做饭时散发的油烟气味,有学生笑闹的声音传过来。

 

风刷拉拉地摇动门梁上糊着的纸,墨律看着高远的蓝天,突然觉得它像极了倒过来的湖,一样的清澈,仿佛容不下一丝污垢。

 

“怎么说呢,刚被抓起来的时候肯定是会后悔啦……”苏宓慢吞吞地开口,“那时还有人抱怨啦,还吵架,现在想想真的挺难看的。当初要上街游行的时候都那么意气风发的,结果一出问题就那么,一下子坏掉了。”苏宓似乎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短短地呼了口气,“当时看见他们那副样子,真的……挺难过的。”

 

墨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

 

“原本想着很快就能出去的,结果变成了一个月。一开始还能吵起来,后来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家都不说话。然后……”她笑,“然后会长居然开始开导我们了诶。她本来就不是那种说漂亮话的人,那一段话说的真是,好蠢的,直接让我笑场了。”

 

“可是就是很好听啊,”她浅浅地笑,“让人觉得很感动。”

 

“她说有些事既然决定去做,就不要满腹牢骚。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

 

“她说,有些事总要有些人去做。哪怕成为一块铺路石,只要奉献过,她就一定不会后悔。苏宓微侧着头,脸上露出钦羡,“真是的,简直……像在发光啊。”

 

 

——————TBC——————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