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你好,我是铈子。

cp@Noglues

生科狗,主角厨,爱着所有闪闪发光的人,希望所有温柔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长亭曲(5)

章五

 

“喂……喂,你怎么了?”

 

突然灰蒙蒙的视野开始摇晃,霍琊一惊,察觉有人在摇晃他的肩膀。他勉强抬头,阳光强横地射进他的瞳孔。视野一下泛白,他眨眨眼,朦胧的视野里只有一抹橘色的光。

 

“你没事吧?”

 

面前的人低下头,声音充满元气。霍琊的大脑开始艰涩地运转,理智告诉他这是个女生。他甩甩头,少女英气勃勃的五官一下子撞进他的眼里。

 

“……你是谁啊?”

 

“喂喂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少女翻翻白眼,“不过算啦不跟病人计较,我叫亘瑶,刚从教室里出来就看见你倒在这。那个,你没事吧?不如我陪你去见医生吧?”

 

霍琊盯着亘瑶的眼睛,一双灵动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时候感觉快乐满满的要溢出来。霍琊不由得松口气,接着扯出一抹笑。

 

“我没事,不过你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吧?”

 

听罢亘瑶脸上直白地露出“哎呀好麻烦”的表情,接着变成“不对对待陌生人要礼貌”,然后又换上“勉为其难帮你一下”的表情。她支起身子,双手叉腰,大大地笑出来,露出嘴角两颗小小的虎牙。

 

“好吧看在你是病号的份上我就帮你一下,那个,用我扶着你吗?”

 

霍琊饶有兴趣地瞄着她,少女站在逆光的地方,身体修长,像努力生长的小草。阳光在她身边镀上金色的轮廓,仿佛阳光的精灵。

 

一下子就莫名其妙地高兴起来了。

 

“你太瘦了。”

 

“要你管啊别小看我!”

 

亘瑶狠狠瞪他一眼,接着伸手将霍琊扶起来。从少女手上传来安心的温度,让霍琊第一次在江南感到如此温暖,那股跟随他南下的北塞的烈风好似也减了气势。

 

霍琊心里一动。

 

“对了,我叫霍琊。”

 

短发的少女“唔”地应了一声,鬓旁的碎发一摇一摇地,好像晕开了时光。

 

 

 

“大叔你看嘛,那就是个怪人!”亘瑶趴在靠窗小小的桌子旁,右手食指点点霍琊,左手附在嘴旁,小声地抱怨,“我帮了他他一声‘谢谢’都没说欸!”

 

“帮人可不是为了谢谢啊。”

 

狆义略无奈,伸手摸摸亘瑶的头。亘瑶一撇头,用手支住下巴,嘴里明明说着“这种人就应该丢在路边啦”,目光却有意无意的飘向霍琊。霍琊看在眼里,挑挑眉毛,倒也没有戳破。伸手接过狆义递来的水杯,霍琊故意大声地道了声谢,说罢便瞄了一眼亘瑶。

 

明显看到某人的脸黑了。

 

“那我先走了,小瑶你要好好招待人家。”狆义起身,向亘瑶打了声招呼。亘瑶鼓起腮帮,气鼓鼓地点头。

 

……真的是招待么?有种会被下毒药的感觉。

 

狆义又向霍琊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这厢门刚“砰”地一声关上,亘瑶便狠狠瞪了霍琊一眼,嘴里发出大大的不屑的声响。而霍琊淡定多了,啜了一口水,专门不理她。

 

“我说你呀,”亘瑶忍不住开口,“你一点礼貌也没有诶!”

 

“没礼貌的是谁啊,我是客人。”霍琊慢条斯理地说,一边吹了吹滚烫的白水,“主人是这样对待客人的?”

 

“哪有你这样没礼貌的客人啊!”

 

“也没有会对客人大喊大叫的主人。”

 

亘瑶被霍琊一句话噎住,愤愤地哼了一声便扭头看向窗外。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霍琊一口一口啜着水,眼前都是朦胧的水汽。

 

他不是成心要气亘瑶的,只是安静下来,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涌出回忆。游浩贤的话也好,两学生的话也罢,一股脑地涌出来,像沸腾的开水,咕噜咕噜地、不安分地翻涌着。

 

感觉吵死了。霍琊紧皱着眉,此起彼伏的声音折磨着他本已脆弱的神经,他用力闭住眼,全力屏蔽自己的记忆,却是自欺欺人,越来越多的记忆涌出来,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要将他淹没……

 

“喂喂,你没事吧,脸色很差啊。”

 

这是种什么感觉呢?像是一个人走在熟悉的街头,可你迷路了。身边都是人,人群熙熙攘攘,但每个人都那么冷漠那么遥远那么匆忙,你想伸手拉住某个人想留住他想问问他要怎样才能在失落了自己的街头找到方向,可你触到的只是那人摇摆的衣袂。

 

满心满眼都是惶恐。

 

真是个噩梦。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拉住你的衣服,她会惊讶地大叫哎呀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然后摆出一副贱兮兮的笑容问你做什么。得到满意答案的家伙会坏心眼地嘲笑,但她还是会把你送回家,会对你嘘长问短。

 

明明不是什么熟悉的人,却像是认识了很久似的对你流露关心。她的脸上挂着一贯的俏皮表情,你看着她的笑容,心情慢慢就驱散了寒潮。

 

又被这家伙从回忆里捞出来了,霍琊摇摇头,一仰头将杯中略滚烫的水一饮而尽。热水的温度刺激他的喉咙,火辣辣地疼。

 

“没事,没睡好外加低血糖。”霍琊面不改色地扯谎,反正亘瑶也听不出来,“有点事想问你……”他少见地吞吞吐吐,眼帘微垂,“你老师和墨律……什么关系?”

 

“哈?”亘瑶眨眨眼,发出一声惊讶的呼声,似乎被这无厘头的问题吓到了,“太八卦了吧?居然打探别人私事,你真是奇怪诶。”她没注意到霍琊的阴郁,反倒兴奋起来,自顾自地说下去,“不过你算是问对人了,要说谁对小律最了解,那只能是我了嘛,小律可是我的好朋友!”

 

……还说别人八卦,她自己才是最八卦的那个吧?

 

“小律和游浩贤那是天生一对啊,两个人关系好的让人嫉妒呢。”亘瑶手托腮,大眼睛里露出微微的羡慕,毕竟只是十六七的少女,总是对爱情充满粉红色的旖旎幻想,“我和小律是去年开学时认识的,那时她和游浩贤已经认识了,小律还会给游浩贤带午饭什么的,游浩贤去看小律演出也是常有的事。嘛,虽然是师生,但是很少有流言蜚语呢,果然是因为两人般配么?啊啊好羡慕啊!!”

 

亘瑶说着,渐渐变成了自言自语。她嘴里抱怨着,目光却有意无意地飘向霍琊。可惜霍琊实在是感觉不到,他紧皱着眉,胸口像被人狠狠重击,苦闷痛楚。他一直没有说话。而少女的声音也细微了。亘瑶趴在窗边,她隔着水汽,远远地看着这样的霍琊,啰啰嗦嗦的自言自语便生生止住。

 

末了,眉头轻轻蹙起来。

 

“你的脸色很不好诶,不是生病的原因吧?”她说,似是有点难以启齿,却还是说出了口。在霍琊死气沉沉的注视下,她小声地、踌躇着,说出了口。

 

“你……不会喜欢小律吧?”

 

少女说着,活泼的眼睛依然澄澈,只是那极深处,星星点点的,是霍琊意识不到、亘瑶也绝不承认的淡淡失落。

 

“怎么可能?”霍琊突然抬头,冷冷瞟了亘瑶一眼,“不过一个红楼女子,还不配。”他的话里蕴着深深的愤懑,即使是再呆板的人也听得一清二楚。方才他看起来不过一个失意的普通人,而此刻,他的眼睛里流露出凛冽如刀锋般的寒意,骤然冰冷的气息,仿佛北塞穷冬的烈风,寒冷刺入骨髓。

 

亘瑶呆呆地看着他,怎么也无法把这个锋利的男人同刚才那个还算温和的男子联系起来。现在的霍琊,仿佛暴起的野兽,要择人而噬。

 

她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霍琊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立刻底下头,盯着手中空空的茶杯。他暗自嘲笑着自己的冲动,这么长时间了,总是无法放下心里的执念,总是做事不经大脑。

 

他平时是那样一个冷静到冷酷的人啊,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总是无法平复心情呢?你再执着有什么用呢?一个不属于你的人,是你怎样挽留,都不可能让他停留在你的视野里。

 

就像,怎么让石头开花。

 

“抱歉。”他短短说了一句,然后深深低下头。

 

亘瑶摇摇头,“是我说错话了,”她小声说,“我知道的,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人,经历过一些人没有经历过也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就有了最隐秘的秘密,有了无法回首的过去。一旦提起,只觉得利刃插进胸口,剐出千万道伤口来,血流不止’。”

 

她的目光钉在地面上,轻轻地、一字一句地说着。霍琊抬头,诧异地,看着突然消沉的少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觉得那句话不像是亘瑶的口气,却很耳熟。似乎有一个人也说过同样的话,分明凄楚,口吻却平淡无常。

 

“这是小律说的,我以前也在游浩贤面前说错过话,可是游浩贤的表情语气一点变化也没有。我什么都没意识到,是小律私下里告诉我的。”她看着地板出神,“那是小律第一次与我生气,她的脸绷得紧紧地,咬着嘴唇,连眉毛仿佛也拉直了似的。她和我说了那些话,我才第一次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过着我没有体验过也不敢想象的生活。”

 

亘瑶轻轻笑了出来,“很傻是不是?”她说,抬头看了霍琊一眼,“你和游浩贤很像。”

 

霍琊怔了一下,旋即摇头,条件反射。

 

“一点也不。”

 

却没有解释是在否认哪个。

 

然后没有人再说话。霍琊傻傻地捧着杯子,些许的温热早已流走,他攥在手里的,不过一个冰凉冷硬的物什。

 

何用。

 

他突然站起身,“呼啦”一声,带起了猎猎风响。亘瑶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我要走了,”他说,声音低沉到陌生,“我要走了。”

 

亘瑶睁大眼睛,然后点点头。

 

“慢走。”

 

霍琊打开门冲了出去,听见身后那扇门轰然关闭。他跌跌撞撞地在路上跑着,来来往往的人奇怪地看他。不知道跑了多远他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回首,早已看不见那栋略显破败的小楼。

 

他突然想起自己是来找游浩贤的,可他现在却不想见他。

 

他挪到一堵墙边,也不在乎昂贵的衣服是否会被肮脏的墙壁糟蹋,直接倚了上去。周围有人停下脚步,诧异地对他指指点点,不时发出几声惋惜的叹息。

 

霍琊并没有听见。他只是看着灰暗的天,发出了一声自嘲的苦笑。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