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长亭曲(2)

章二

 

霍琊在楼里,不费什么周折便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霍琊坐在椅子上,桌子对面,米白色头发的年轻男子将细碎的茶叶放入两只杯中,倾壶注入沸水,茶叶便上上下下跃动起来。男子将其中一杯放在霍琊面前,自己端起另一杯,却并不坐,只靠在桌子上;目光也没有看着霍琊,而是落在杯中,仿佛霍琊只是一团空气。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男子问道,他清秀的眉眼笼在几缕阳光里,有种超凡脱俗的美感,一头鲜见的白色长发,更让人觉得此人不似凡人,恍若神子。

 

“要找你还不容易,放眼全中国也没有几个人长得似你一般怪了。”霍琊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湖南长沙有个白发的教书先生,只一打听就知道了,哪用费什么力气!”

 

“唔,原来我名气这么大吗?这可不是件好事……对了,不是教书先生,是老师,霍琊你说话可以准确点吗?”

 

霍琊懒得搭理他,而那人也没准备得到霍琊的回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不过霍琊,你是疯了么?你说你好好的官不做,跑来我这草都懒得长的破地方做什么,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是想早死早超生?啧啧,过去我就觉得你脑袋有点不正常,原来已经这么严重了?哎,要不……”

霍琊听着男子的话,脸黑得快滴出墨来。强忍着把手里杯子朝面前那人扔过去的冲动,他艰难地从嘴里挤出几句听起来还算冷静的话。

 

“你真是有活力,我的担心果真是自作多情啊,油耗子。”

 

男子听了,微微一笑。

“彼此彼此呢。”

 

 

游浩贤和霍琊,五年前一同考进黄埔军校,成为黄埔军校第五期学员。那是1924年,彼时霍琊刚满17岁,还是不更事的少年,是自笼中飞出的鹰,想要见一见天空。

 

自笼中飞出的鹰,这就是游浩贤对霍琊的评价,两人成为室友不到一周,游浩贤便对霍琊下了定论。霍琊还记得那是自己的惊疑与暗自欣喜,他把这句话当做肯定。但他并未表现出丝毫欣喜,至少霍琊相信自己并没有,他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别不信啊,我看人很准的。”

 

游浩贤大概以为霍琊的冷淡是对他的不信任,于是他嘻嘻笑着,与霍琊套近乎。

 

当时霍琊确实是这样想的,他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理解自己的人。

 

那是他以为自己是鹰,而鹰生来就是要翱翔碧空的。

 

 

“说正事,你来找我做什么?不是为了喝茶叙旧吧?”游浩贤吹开水面的浮叶,抿了一口发烫的、味尚不浓的茶水。“还是说你决定回江南定居,已经辞官不做,到我这里知会一声?我希望是后者。”

 

“你浪费时间,明明已经猜到答案了。”霍琊盯着他的脸,如愿看到游浩贤的因为他的一句话突然阴沉下来。他看着游浩贤放下茶杯、拉上窗帘、反锁门,手脚利落匆匆忙忙,心里居然有点小窃喜。

 

“霍琊,”游浩贤轻声说,声音里不再有一丝一毫戏谑的味道,“我去死没关系,但我得为我的学生负责。”

 

“没关系,没人会知道的,在这儿还没人敢不听我的。”

 

“……所以这样就安全了?”游浩贤狠狠瞪了他一眼,“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

 

“我会保护好你学生的安全的。”

 

游浩贤脸色阴沉地看他,而霍琊坦然地望回去。最后游浩贤妥协似的叹口气。

 

“算了,你处理好就好,不就是抓共产党么?这些年也习惯了。”游浩贤似是无奈地耸肩。“还请霍大司令手下留情。”

 

“若我想抓你,你早就是枪下亡魂了。”霍琊没有理会这家伙的打趣,冷淡地回话。“委员长把我调到长沙了,以后我负责长沙的剿共,所以你还是在长沙好好教书吧,不用到处跑了,我会保护你的安全的。”

 

“哦哦这就是所谓的黑幕么?霍琊你是认真的?蒋委员长知道的话你可得陪我一起下地狱了。”

 

“……这个不用你管。”霍琊看着依旧打趣的游浩贤不正经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些烦闷。“总之安分点就好了,其他的你不用管。”

 

霍琊站起来,将一口未动的茶水放到桌子上,准备离开。他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游浩贤自己的打算。想想自己为了调到长沙费了多少口舌,而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居然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命,只在乎别人的!想着霍琊觉得自己真是个闲极无聊的傻子,一心想帮别人,结果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真是瞎忙活。

 

他一边想着,推开门,却听见身后凉凉地传来一句话。

 

“师弟,你就是太好心了。”

 

霍琊顿顿,没出声,转身离开了。

 

好心么?

 

若真是好心,何必做至如此?

 

你怎么就不懂。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