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你好,我是铈子。

cp@Noglues

生科狗,主角厨,爱着所有闪闪发光的人,希望所有温柔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文科生30/喻叶】人间词话

·我来往坑里填一把土……这个坑我真的没弃,会慢慢填的。

·大概是过去的时间线上喻叶二人分开后喻文州写给老叶的。

·引用部分有作者的年代比设定晚,但是特别想用所以……请大家包容我这个zz作者  orz

·前文请戳   1     2    3


喻叶·人间词话

 

 

 

>> 

 

叶修,我在最后一抹夕阳下为你写下这些话,我的笔上镀着西欧的暖风,它蘸着爱琴海的波浪,由此每一个笔画都变得柔软而绵长。如果有一种食物能概括我现在的心情,我想那也许是棉花糖吧,蓬松而甜蜜,每一根糖丝都在最甜的情话里慢慢发酵。它撑满了我的整个胸腔,我的心脏甚至没办法正常地跳动。那是你,是你给我的感情,你给我的压力。

 

我如此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却两肩轻松。我深知这不是自由,我知道有人说过,“自由就是无所求,无所待,无所依。”但我的心口拴着红线,它的尽头拴着你的小指。我曾竖起三根手指赌气般地起誓,“我以我的生命和我对它的热爱发誓,我永远不会为别人而活。”我现在只期望我能收回这句幼稚的气话。没有生来自由的人,我们都是自愿被束于囹圄的飞鸟,我们所有的自由,只是选择那件困住自己的牢房。*

 

那么,我希望它的门牌号上写着你的名字。

 

我离开你多久了?五年?十年?直到翻开日历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两只手十根手指已经无力计数我们失去的光阴。我在远离故乡的土地上,早已忘记街头小贩的吆喝和凌晨风里飘散的早点的油香。

 

那些事情果然已经远去了。

 

寂寞的时候会念莱特昂·布兰多的诗,你曾经听过吗?情人间的低语,不顾一切的天真与决绝的执着。我可以轻易地说出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但那三个字重若千钧,我不敢回答。

 

加缪慢慢地写:一个人只要学会了回忆,就再也不会孤独。如此,我便与回忆日日厮磨,回忆是一本余味深长的书,远比我们更为持久,也许终有一日我们脆弱的温暖随岁月远逝、消散、陨灭,然而那些记忆、那本书,它出身高贵,由人类写就,却也来自光芒之中、天空之上。

 

由此,我便安心,即使我不复存在、这世界不会改变,那些记忆可以如秋日湿润的栗子,在暖光下持久地闪耀。任凭斗转星移,它们存在,它们证明我的感情。

 

回溯那些过往,你能感觉到吗?那些似有若无的气味,蜻蜓点水般拂过波澜不惊的睡眠,如一片在心尖上撩动的羽毛。我无法释怀,由此更加沉迷于与你的一切——那是怎样的味道,让人魂牵梦萦?我记起张爱玲的絮语,“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天儿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我愿意溺死在着回忆的芬芳中,把一切献给你,从此抛弃所有的忧伤和疑虑。爱情是浪迹天涯的异乡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她正沿着这条路走来。

 

如果你偶然想起了我,我便为你歌唱。黄昏把你的阴影铺满轩廊外的塔,秦淮河的泊船摇荡着一带碎光。微雨、行人,我注视这九十九间半房的窗口上你的剪影,几只鸟与你分享暮色的安详,耳边回荡的是燕子婉转的口技。这是我所期许的初春,这一刻雾的红马轻踏屋顶的蓝瓦,如若可以,我想牵你的手,在似梦似幻的日子里,折一支新雨的梅花。

 

 

>>Fin.

 

“这是什么?”

 

“一封没有收信人的情书。”

 

 

 

*引号里的话出自安·兰德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