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魔女之家衍生同人】谎言森林

旧文混更。

大概是……玩了魔女之家之后开的脑洞。虚构了角色,算是一个自己心目中的结局吧。

——————————————

“あなたはずっと私に付き添ってでしょう?”

“ええ、ずっと。”

 

 

Chapter 1

 

从我有意识开始,我就生活在这片森林里。很漂亮的森林,有墨绿色的树、浅碧色的草,还有大朵大朵殷红的蔷薇花。我总是在清晨醒来,游荡在森林里,去寻找新鲜的露水,用那些浑圆透亮的珍珠样的液体,滋润我几乎因干渴而开裂的嘴唇。

 

可是不够,还不够。

 

我在森林里徘徊,茫然地看着那些层次分明的叶子,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泛着莹莹的金绿色光芒。森林深处好安静。我能听见远处清脆欢悦的鸟儿的歌声,我听见了,跌跌撞撞地过去,鸟儿的声音却消失了。我身边的森林永远是安静的,没有声音,没有生命。

 

好饿,好饿。

 

我这样想着,无意识地在森林里游荡。渐渐地这个喧嚣的森林安静下来了,从此我再没有听见过鸟儿的歌声。只有在夜晚,不知从哪里传来乌鸦的悲鸣。

 

好饿,还不够。

 

我的生命的最初一段光阴就是这样度过的,在一个没有生命的、安静的森林里。深夜我在森林里寻找食物,脚下总发出“咔咔”脚步声。是小小的鸟儿的骸骨。我在森林里穿行,四处散落着小小的骸骨,“咔咔”的,被我的脚掌碾碎。

 

我的四周是各式各样的骨头的粉末。

 

很寂寞。没有声音的森林,没有生命的森林,没有食物的森林。我,有些厌倦了。我想离开,离开这里。

 

这森林是囚禁我的牢笼。

 

然而我终究等到了一个生命,一个人。是个女人。我蜷缩在一棵正在落叶的大树下,远远地望着那个女人。女人身上穿着粗布制的打补丁的围裙,还戴着四四方方的头巾。她忙碌地从树上摘下硕大而红艳的果实,让人想起森林深处不凋的妖艳的蔷薇花。

 

我故意弄出一点声响。忙碌的女人看过来,她放下手里的篮子,讶异地,看到了树下的我。她匆匆地跑向我,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来。

 

“可爱的男孩……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和家人走散了吗?”女人关切地问。她有一双温柔的眸子,像秋天的水波,清亮柔和。她用这样的眼睛看着我,我畏缩一下,轻轻点头。

 

“是这样吗?我带你出去吧。”女人抿起嘴唇,露出温暖的微笑。她牵起我的手,我的手在她的手里显得很小。她的手包覆着我的,很奇妙,仿佛有暖流通过她的手流进我的身体,让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

 

好奇怪……这就是人类的温度吗?

 

我看着她,攥紧她的手。她笑着,真的,像阳光一样温暖。她温暖的笑容像火光一样,点亮了我寒冷的生命。

 

可是我还是很饿。所以,我向饥饿感屈服了。

 

牙齿间流过什么的时候,我感觉到有液体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

 

我没能离开森林。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

 

那一天,我品尝到了有生以来最美味的食物。

 

茫然若失的感觉充满了我的整个身体。

 

后来我又见到了许多人类,从他们的私语里,我听到了,女人再也没有回去。

 

心里充满了什么,发闷的感觉。我茫然地听着他们的对话,滚烫的液体从我的眼睛里、从我的心里涌出来。

 

那些人一个也没有回去。而我的眼泪,洒满了森林的小路。

 

 

 

 

Chapter 2

 

我盘腿坐在树下,四周是深夜凉爽的暗黑色的风。树叶几乎是黑色的,对于某些生物来说,这里是绝佳的捕猎场。

 

树上一点黑漆漆的,一只聒噪的乌鸦停在那里,正忙着用自己的尖嘴梳理自己的羽毛。

 

“你去过他那里了么?”

 

“哈哈,那是当然的。”乌鸦发出尖利的笑声,“我忙着去给小姑娘送药。小姑娘长得很可爱呀,就是脾气不大好。”

 

“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惹她生气了。”

 

另一个声音出现了。黑色的猫趴在不远处的树桩上。他生气地回答,金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看起来很不爽呢。

 

我用力绷住脸,但微微翘起的嘴角还是泄出一抹笑意。黑猫金色的眼睛立刻转向我,尾巴一摇一摇地。

 

“你和她关系很好呢。”我笑着说。黑色的猫很无奈地,用爪子挠挠头,发出一个略显烦恼的声音。

 

“唔,她其实不太喜欢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是小姑娘不懂事!嘎嘎。”

 

乌鸦爽快地接过话茬,句末还附加了几声难听的笑声。黑猫不耐地瞪了他一眼,卧在树桩上,抛给乌鸦一个大大的白眼。

 

“少来,是惹她生气的你不对……可恶啊,我觉得我已经很好地对待她了啊?”

 

黑猫纠结地在树桩上打了个滚。由于很少看见他这副模样,这次我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乌鸦也拍拍翅膀加入大笑的行列。黑猫愤愤地看向我,威胁似的挥挥爪子。

 

“真是的,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见见那个女孩子欸?那个,是叫爱莲吗?”

 

我拼命忍住涌上来的笑意,对黑猫这么说。黑猫却一下子坐起来,严肃地——好吧,如果猫脸也能露出“严肃”这种表情的话——看向我。

 

“我警告你哟,你绝~对~不能对她下手哦。”

 

“我知道啦,我又不是某些饥不择食的家伙。”我有点小不爽,“你把我看成什么啦。”

 

“谁知道,我一直都很好奇你这家伙到底算是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啊。”

 

我悠闲地说,仿佛事不关己的样子。黑猫半睁着眼看向我,片刻,吐出一个长长的、虚弱的叹息。

 

“……你这家伙还真是……”

 

黑猫摇摇头,从树桩上轻快地跳下来,冲我们摇摇尾巴,算是告别。我目送着他,他姿态优雅地迈步走进森林深处,像一团黑色的雾气一样,转眼消散在晦暗的森林里。那个方向,能隐约看见一幢屋顶尖尖的洋馆,从绿色掩映里露出鲜艳的琉璃瓦来。

 

“呼呼,真是有意思啊。”乌鸦一边说,一边挥挥翅膀拍打空气,“刷刷”地响。我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那个爱莲讨厌这只乌鸦了,这个吵人的家伙。从脚边拾起一颗小石子,我随便一丢,便听见“刷拉”一声翅膀展开的声音,一根漆黑如夜空的羽毛落下来。

 

“太不客气了吧?”乌鸦抱怨道。

 

“谁理你。对了,那个女孩,叫爱莲的,是怎样一个人啊?”

 

“别扭的不懂事的小姑娘。”乌鸦哼哼,“不过能力真是没得说,真棒!要是我家那个也像她一样就美了……”

 

“欸,是这样啊,真是有趣啊。果然,真的好想见见她啊。”

 

听见我近乎梦呓的声音,乌鸦一下子安静下来。

 

“……你可不要办傻事哦。”乌鸦不安地看了我一眼。

 

“啊啊,放心吧。”

 

看着乌鸦融进彼方深沉的夜色里,我的嘴角微微扬起。

 

真是有趣啊。无聊中饥饿的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去寻找有趣的食物了。

 

 

 

Chapter 3

 

人类的灵魂,现在是货币,是魔女与恶魔交涉的筹码。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洋馆里忙碌的女孩,房间里充满了腻人的蔷薇花香。真是瑰丽的花朵啊,每一朵每一朵,都流淌着蜜一样的摄人香气,花瓣柔嫩如酥,仿佛沐浴过鲜血,似乎吹弹可破。

 

一如那个浅紫色长发的女孩,她可爱的脸,真的像蔷薇一样娇艳。她就像精心雕琢的洋娃娃,像小妖精,没有任何人类能抵御她的魅力。

 

她蔷薇色连衣裙的下摆垂在地上,她微偏着头,露出束缚着柔顺长发的大大的深红色蝴蝶结。她的面前搭起了高高的苍白色的小山,组成小山的每一块鹅卵石,都用空洞的目光凝视着虚空。女孩聚精会神地把玩着鹅卵石,很愉快的样子。

 

Pretty的女孩子啊,我看着她,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你来这里做什么?”

 

女孩并没有听见,倒是黑猫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他瞪着我,露骨地摆出不友好的神色。

 

“嘛,只是来看看你的魔女,真是漂亮的女孩子呢,而且这么乖巧懂事。”我说,一边看看那些成堆的鹅卵石——人类的头骨,“真的很羡慕呢。”

 

“你的美言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所以呢?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呜哇,真是直接呢。”我笑着,扑扇下这只白色的飞鸟——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宠物的翅膀,“好啦,那就如你所愿,我先回去了。”

 

黑猫冷冷地盯着我。我撤回施在飞鸟身上的魔法,意识又回到森林里。层层堆叠的树叶间露出灰白的天空,看着那一角的天空,我大大地叹口气。

 

今天看来是没有客人了。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我的视线里突然闯进一抹鲜亮的金色,仿佛乌云缺开了一角,阳光柔软地洒进来。是个女孩子,金发的女孩子。她磕磕绊绊地跑着,“诶呀”一声,重重摔倒在深色的草地上。

 

误入的女孩吗?我这样想,走到女孩身边。女孩纯白的裙子被灌木刮破了,纤细的腿上、胳膊上,挂着触目惊心的血痕。

 

我蹲下,“你还好吗?”这样问着。金发女孩吃力地抬起头来,她偏着头观察我,翡翠色的眼睛里露出小兽样的警觉来。

 

“……很痛。”她小声说。我扑哧一笑,伸手把她扶起来。

 

“没关系啦,我帮你包扎一下。呐,你叫什么名字?”

 

“薇奥拉,”她说,怯怯地。

 

“好听的名字呢。”我把她带到附近的大树旁坐下,从身上掏出绷带和药膏来。我熟练地包扎着她受伤的腿,她看着我的动作,似乎有点小惊讶。

 

“……你一个人吗?”

 

“恩,是啊,我一个人住在森林里。”我说,一边打量她。很年幼的女孩子,实在不像会在森林里独自玩耍的孩子。

 

“你呢?一个人吗?”

 

“恩,躲开爸爸偷偷跑进森林里来的……”她小声说,“我在森林里迷路了,一着急,结果弄成这个样子……呜呜,爱莲会笑话我的……”

 

爱莲?我一愣,不小心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薇奥拉“嘶”地吸了一口气。

 

“啊,抱歉抱歉……爱莲是?”

 

“我的朋友哦。”薇奥拉沮丧的脸上露出笑容,她的眼睛一眨一眨地,闪烁着兴奋的光,像阳光一样,“我在森林里认识的朋友,很漂亮很漂亮,她有一栋很~大的洋馆呢。”

 

“……朋友?”

 

我轻声重复。朋友?那个魔女吗?我是知道的,爱莲,那个魔女,患了很奇怪的病。为了治病,杀掉了好多人,来换取治病的药。

 

那个魔女?朋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还真是有趣呢。

 

一定要看到最后呢,我这样想,压下从身体深处涌上的空虚感。

 

“唔,你说那栋洋馆啊,我恰好知道它在哪里哦。我带你去好了。”

 

我站起来,牵起她的手。她的手小小的,我的手包覆着她的,从她的手上传来太阳一样温暖的温度。我恍然,想起秋日暖阳里那个如水的女人,我见到的第一个人类。

 

心里一动。

 

薇奥拉跌跌撞撞地跟着我。她的左手不停揉搓着裙子,不时悄悄抬头瞄我一眼,脸颊绯红。我目不斜视,假装没有察觉。不一会,我听见身后传来的微弱的轻声。

 

“……谢谢。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吗?我叫莱哦。”

 

“莱,我们……我们也是朋友,对不对?”

 

“恩恩,是的哦。”

 

“那……那你也会一直在我身边吧,像爱莲一样?”

 

“恩恩,一直。”

 

我笑着,这样回答她。

 

 

 

Chapter 4

 

薇奥拉经常会来找我,有时会给我带自己做的甜点。她是一个精灵一样的女孩子。我吃着那些甜点的时候她会兴奋地对我说那些有趣的事情,这时她金色的头发在空气中一跃一跃地,总让我想起活泼的金丝雀,她清澈的声音振动空气,像八音盒奏出的乐曲一样轻灵。

 

我总是笑着点头,她的脸上飞起的红晕让她变得更加动人。

 

但我还是摸不透爱莲的心思。我真的很难理解一个魔女为什么要与薇奥拉这样一个人类做朋友。一次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我对薇奥拉施了魔法,把我的眼睛附在她身上。通过她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个洋馆的全貌,雕花的木地板在煦暖的微光下泛着光芒,花朵纹样的瓷砖和壁纸在走廊两边延伸,燃烧的红色烛火轻轻地摇曳。一切都那么美好。

 

真是漂亮的洋馆啊,我欣赏着,心底发出暗暗的赞叹。

 

薇奥拉笔直地走进去,她似乎已经很熟悉这里的一切了,一点犹豫也没有。她走过长长的走廊,推开尽头金色把手的厚重木质大门,浅紫色长发的女孩坐在那里。她坐在铺着白色餐布的长桌后面,脸上露出笑容。

 

“欢迎,小薇,今天有蛋糕哦。”

 

她拍拍身边的椅子示意薇奥拉坐下,薇奥拉欢快地小跑过去。

 

“先来点茶怎么样?”

 

爱莲说着,拿起手边镶金彩绘的茶壶,从壶嘴里流出红棕色的液体,发出令人心安的愉快声响后流入相同款式的茶杯里。爱莲向薇奥拉推过盛满方糖的器皿,薇奥拉拿起精巧的银匙,却将舀出的方糖放入爱莲的茶杯里。

 

“爱莲喜欢甜的东西嘛。”她嘻嘻笑着,一边拿出我熟悉的包裹,里面装着飘着甜味的饼干,“我也带了饼干来哦。”

 

虽然看不到,我还是可以感受到薇奥拉的说这些话时脸上的笑容。爱莲点点头,她拿起手边黄铜的铃铛轻轻摇摆,清脆的铃声响起,一位厨师推着手推车进来,在餐桌上搁下盘子,里面放着可爱的蛋糕。

 

小小的茶会在愉快的气氛里进行。薇奥拉愉快地说着森林之外的事,爱莲面带笑容地听着,频频点头。据我所知这个魔女不能离开这个洋馆,薇奥拉说的事对她来说应该是完全陌生的才对。

 

可她的眼睛深处什么感情都没有。

 

“呐呐爱莲,你知道吗,森林深处住着一个帅气的男孩哦。”薇奥拉说着,挖起一勺蛋糕,“有一次我迷路了,他帮了我大忙呢。”

 

说的不是我吗?我有些无奈。爱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看来黑猫没有对她说过我的存在啊,我想起那只猫的样子,真想叹口气。

 

然而下一秒,我看到了,爱莲眼睛深处泛起的血红色的波浪,冰冷刺骨的寒意涌上来,涌进她的眼里。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也许我见过那种感情,在那些化为骸骨的人的眼睛里,翻涌而出的。

 

嫉妒,和对生者的仇恨。

 

燃烧的烛火猛然摇晃了一下。

 

“怎么了吗,爱莲?”薇奥拉诧异地扭过头来,她看向爱莲的眼睛

 

但那种汹涌的感情已经完全消失了,爱莲微笑着摇摇头,直视薇奥拉翡翠色的天真的眼睛。

 

“什么事都没有哦。”

 

然而我想我明白了什么,魔女爱莲,她伪装着的、真正的心。

 

“真是有趣啊,你,不,你们。”

 

我这样低语,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薇奥拉自然是听不到的,爱莲却猛地转头,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是你吗,黑猫?”她嘴唇轻动,用魔力这样说。

 

我没有接话,我将薇奥拉身上的魔法解除,在魔力持续的最后一秒,我仿佛听到了爱莲的声音。

 

“呐小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不对?”

 

 

 

Chapter 5

 

我想有点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一个虽然有点吵闹但是很可爱的女孩,几块甜饼干,一个明媚的下午。变得懒散了啊,我这样想,但是奇怪地并不排斥。心底深处仿佛洞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有只小小的手在窗口召唤我。我握着那只手,仿佛回到那个遥远的秋天,小小的、孤独的我握住那只手,寒冷的生命便轻而易举地融化。

 

就算这样,听到薇奥拉说起爱莲的事情是心里总会涌起一种别样的激动,像猎人看见猎物那种心痒难耐的躁动感驱散了其他所有的感情。我的本能在召唤我,我顺从了我内心的呼喊。我本该告诫她爱莲是别有用心的,但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默默听着薇奥拉兴奋的叙述。

 

我能听出来,她真的很快乐。她希望这种快乐永远持续下去。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我内心一个小小的愿望,也是如此虔诚地希望着。

 

但这种快乐最终结束了。

 

我坐在树下,身旁是那只乌鸦。今天的天空分外阴沉,浓烈的黑色渲染天空,像蒙上了黑布。森林里几乎没有光,明明是白天,却比黑夜更灰暗。

 

“讨厌的天气啊。”乌鸦打了个哈欠。

 

“是啊……总觉得要发生什么。”

 

我附和着,努力驱赶着内心的不安感。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这种奇怪的躁动。我咬紧下唇,心里七上八下。

 

今天我没有看到薇奥拉。也许她呆在家里,我安慰自己,他有一个很爱她的爸爸,也许是她的父亲担心她让她留在家里也说不定。

 

突然远处传来大门轰然关闭的声音。我一惊,那是爱莲的洋馆,魔女的洋馆。那个魔女杀了无数的人,难道……

 

“喂,你要去哪?”

 

身后传来乌鸦的讶异的质问,我没有回答,飞快地穿梭在森林里,转眼将乌鸦甩在远处。但我的心里并没有担忧,一种久违了的、兴奋的感觉慢慢传递到我的全身。

 

啊啊,这种感觉啊,在我第一次接触人类的时候……

 

森林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它为我指明了方向。我勉强压抑着激动,迅速地飞跃在森林里,奔向那个最终的舞台。

 

最后,我看到了。

 

金发女孩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平日里洁白的长裙点着刺眼的血红。她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而她的面前,是我同样熟悉的、浅紫色长发的女孩,深红色的蝴蝶结还束在她的长发上,歪歪斜斜地趿拉着。她在森林的小路上痛苦地爬行,身后蜿蜒着长长的、猩红的血迹。

 

像铺满凋零的蔷薇花瓣。

 

浅紫色头发的女孩仰起头来,那双原本灵动的眼睛此刻只剩下两个吓人的空洞,洞里溢出血来,让我想起洋馆里那座苍白的小山,无数空洞的眼睛瞪着虚空,发出不甘的吼叫。

 

“……hu……an……g……ei……w……o……”浅紫色长发的女孩发出嘶哑的声音,她往日里漂亮的长发此时满是血污。而她为什么爬行至此,我看到了。

 

她没有了下半身。

 

我明白了,尽管没有什么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尽管这两个人如此熟悉。我的眼睛,这双眼睛里清楚地倒映着真相。

 

金色头发的少女里是爱莲的灵魂,而紫发的半身少女,是那个活泼如精灵的薇奥拉。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爱莲施法交换了彼此的身体,为了治病、为了获得自由、为了得到一切。原来如此,难怪她会费尽心力地与一个人类做朋友,让她相信自己,违心地说出那个“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的谎言。

 

这个交换身体的魔法,本就是在相互绝对信任的两个人之间展开的。

 

看着爱莲,不,薇奥拉痛苦的脸,我感觉自己的脸上露出笑容。

 

“薇奥拉?”我说,从藏身的灌木后走出来,脸上摆出惊异和担心的表情。

 

金发的少女回头,“莱?”她这样说着,一边跌跌撞撞地跑到我身边。她的脸上是惊恐无助的表情,然而我知道,这不过是装出来的表情,这副完美的假面具下是一个魔女窃笑的灵魂,她正欢呼自己的胜利。

 

“这……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问,声音颤抖。爱莲抓着我的胳膊拼命地摇头,似乎害怕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薇奥拉吃力地向前爬着,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存在。能感觉得到,她怀着最后一份希望,仿佛要呕出血来,吐出破碎的音符。

 

“……Lie……”

 

“……ji……u……ji……u……w……o……”

 

“怪……怪物!”我大叫一声,从身上抽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挣开爱莲的手,将小刀狠狠扎进薇奥拉的头里。薇奥拉的表情凝固了,她空荡荡的眼洞望向我。

 

有那么多的委屈、不甘、愤懑从她的眼洞里流出来,却惟独没有对我的憎恨。她拼命张开无力的嘴唇,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说出她在人间留下的、最后的话语

 

“……dui……bu……qi……w……o……”

 

对不起,吓到你了。

 

我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这句话。可她终究没能说完。最后的生命已然消失,她的头慢慢垂下来,再也不动了。

 

只有自眼眶里流出的血液还在缓缓流淌着。

 

“莱?”身后传来爱莲害怕的声音。

 

“没关系了,你不用害怕,这个怪物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我们回去吧。”

 

“啊,真是太好了。”她绷紧的嘴角放松下来,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

 

不是装出的,是真正的、胜利的微笑

 

我站起来,转身,面对着那个胜利的女孩。看着那熟悉的、发自内心的笑容,我用力牵动嘴角,

 

露出失败的笑容来。

 

为什么呢?明明刚才从森林那头飞奔过来的时候,这个身体里还涌动着阔别已久的喜悦的。

现在这喜悦突兀地消失了

 

为什么现在,胸口会如此沉闷;为什么,我会将“她已经死了”这几句话狠狠地强调;为什么——

 

会想流泪呢?

 

啊啊,薇奥拉。

 

我微微偏过头,看着那个血泊里的,安静的女孩。曾经牵着我的手的女孩,曾经为我带来香甜饼干的女孩,曾经对我扬起阳光般笑容的女孩。

 

薇奥拉。我真的,很……

 

“莱,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爱莲小心翼翼地说,“吓到了吗?你的脸色很不好。”

 

“……不,我没事。”我说,“我说过的,我要保护你的。”

 

爱莲听着,带着笑容轻轻点头。她拉起我的手。

 

“那么我们走吧。”

 

我,还有薇奥拉身体里的爱莲,我们穿梭在黝黑的森林里。四周都是阴森可怖的树木,像张牙舞爪的魔鬼。爱莲扯着我的衣服,紧紧着贴着我。

 

……曾经有个女孩,也这样跟在我的身后。

 

“没关系的哟,”我握住少女的手,她的手小小的,被我的手包覆着。她的手很冷,我用我的手传递给她温暖,“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不用害怕。”

 

我的声音如此压抑。

 

“……恩。”她小声应着。

 

我脱下自己的长风衣盖在她身上。走到一半时她突然跪倒在地,翡翠色的眼睛可怜地看向我。

 

……什么时候,有个女孩子,也是这样看着我。她偏着头看我,眼里露出小兽般的警觉。

 

“累了吗?我来背你吧。”

 

我把少女小巧的身体背在身上,她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我背着她,一步步向有光亮的地方走去。她在我身上轻微地喘息着,少女轻微地鼻息在我耳边响起。

 

“……呐,薇奥拉。”

 

“恩?”

 

“我会,一直保护你。一直,在你身边哦。”

 

“……恩。”

 

我能感觉到少女滚烫的脸颊,贴在我的脊背上。

 

 

 

Chapter 6

 

我找到黑猫,向他询问了一切。

 

“她啊,”黑猫说,“她想要的,只是被爱而已。”

 

你想要被爱吗?那么,

 

我给予你爱,你给我——

 

——你的灵魂,怎么样?

 

 

“莱,莱!”

 

金发的女孩兴奋地招呼我,我懒洋洋地走过去,嘴里叼着根草叶。

 

爱莲,现在是薇奥拉,她看着我,“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这样子真可爱欸。”

 

“哪有。”我反驳,坐在她的身边。我们的面前是铺好的餐巾,一个藤编的小篮子放在最中间,四周众星捧月般的,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食物。

 

“快尝尝看。”她兴奋地看着我。我慢吞吞地小刀切下一片奶酪,然后放进嘴里——

 

“唔,好难吃。”

 

“啊?”少女的脸一下子垮下来,仿佛乌云笼罩在她的头顶上。她撅起嘴,闷闷不乐地摆弄自己面前空空的盘子。我看着她郁闷的样子,不由得笑出来。

 

“有、有什么好笑的啦,我可是很~用心地在做啊。”

 

“没有啦,其实很好吃的哦。”我把手放在她的头上,用力揉搓她的一头金发。

 

她愣愣,转而扬起小小的拳头,啼笑皆非地捶了我一下。

 

“讨厌啦,果然是骗我的。莱你真是讨厌啦。”

 

她嘴里这样抱怨着,脸上却露出大大的笑容来。我也和她一起笑着——

 

心里某个地方却微微地疼痛。

 

“莱啊,莱,”她用力摇晃着我,眼睛看着我,露出希冀的光芒。我瞟了她一眼,马上知道她想说什么。

 

“别想了,我是不会和你一起回家的。”

 

“怎么这样——!”她抱怨着,沮丧地收拾起面前的空盘子。我耸耸肩,加入到收拾的队伍里来。

 

“上次差点被你爸爸可怕的目光戳出窟窿来,我可不要再来一次了。”

 

“知道了啦。”她赌气地说,接着甩甩头发,那一头金发在夕阳反射着柔和的橘红色的光芒。她看向我,抿抿嘴,露出一个微笑,“那你要保证,今后会一~直~在我身边哦。”

 

“说过好多遍了啊……”我有些无奈,她的目光立刻充满了哀求。避开她的目光,我这次真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好啦,那个,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哦。”

 

“就知道莱最好了!”她这样说,扑过来抱住我。感受着熟悉的体温,我闭上眼,轻轻地叹口气。

 

目送爱莲挥手的身影消失在茂密的树叶间,我躺在草地上,望着树叶缝隙间露出的、赤红的夕阳。想起那对折射着夕阳的美丽瞳仁,我苦涩地笑了。

 

呐薇奥拉……我是不是很傻啊?

 

我这样喃喃道。夕阳无声地将树叶的影子投到我的眼睛里,树影斑驳里,终于泯灭了最后一丝光芒。

 

 

 

Chapter 7

 

从那天开始,那栋洋馆就消失了。我并不奇怪,那是魔女的屋子,只有有魔女在的时候,它才会活过来。而现在,魔女离开了。

 

魔女变成了人类,可以摆脱病弱的身体,生活在阳光下,自由呼吸新鲜的空气,再也没有任何束缚。

 

我看着身旁自然地将头靠在我身上的少女,轻轻地笑了。

 

也是从那天起,爱莲真正成为了薇奥拉。她享受着薇奥拉父亲的爱,享受着薇奥拉朋友的爱。

 

当然,还有我的。

 

她坚信着自己得到了救赎,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一切。她得到了薇奥拉的身体,也得到了薇奥拉的一切,还有记忆。她相信我,相信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一直爱她。

 

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是真的,非常快乐。但是独自一人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真正的薇奥拉,想起那个阳光一样的女孩,想起我们一起渡过的美好的下午。

 

还有那个女人……我生命里,第一缕温暖。

 

熟悉的感觉。我轻轻捂住胸口,感受着那股深沉的,丧失感。

 

然而面对爱莲的时候,我什么都不会说。她心里有多少快乐,我的心里就会有加倍的快乐。

 

我一直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那时候我将,亲手为这个故事写下句号。

 

 

我和爱莲并排坐在草地上,沐浴着午后的阳光的醉人的花香。树叶在我们头顶投下细碎的金色日光。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

 

“莱啊,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

 

“恩?你说。”

 

“莱,那个,我啊……”爱莲羞红了脸,她仰头看我,清澈的翡翠瞳子里倒映着我微笑的脸。

 

午后的风缓缓地吹过。

 

“我啊,最喜欢莱了。”

 

“恩恩,我也是哦,我也,最喜欢爱莲了。”

 

我笑着,说出这句话。爱莲的身体僵硬了,她机械地抬头,震惊让她的瞳孔缩成一个小点,她的脸,原本属于薇奥拉的脸上毫无血色,苍白地像那些被她杀掉的人,他们苍白的骸骨。

 

“莱?”她的声音剧烈颤抖,“你……你说什么?”

 

“我说啊,”我维持着笑容,残忍地重复,“我也,最喜欢爱莲了。”

 

爱莲忽地离开我,跌跌撞撞地退后。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仿佛看到魔鬼,自地狱的血池苏醒。

 

“……黑猫?”

 

“很遗憾不是哦。”我轻松地耸耸肩,“我可不是那只没品的黑猫哦。”

 

“……你……”

 

她趴在地上颤抖着,脸上露出绝望和痛苦的表情来,我甚至能够听到她因痛苦而紊乱的呼吸。

 

“……为什么,你……”

 

“啊,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丛恿我加入你无聊的计划里的。”

 

看着她极致的惊恐,我贪婪地品咂着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极致的愉悦。我再一次笑了,我的笑容清楚地映在爱莲扭曲的瞳孔里。

 

“就是这种有趣的感觉。你要知道,身为一个恶魔,漫长的生命简直无聊到让人发疯。我当然是很饿啦,但是为了将这场闹剧旁观到底,我才会帮薇奥拉找到你的城堡、帮你杀掉薇奥拉。薇奥拉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姑娘哦,如果不是为了帮你,我可是绝~对不会杀掉她的。你要心怀感恩哦。”

 

“你,你这个混蛋!”

 

爱莲拼命地想要站起身来,我弹弹手指,她四周的草便迅速地生长,死死缠住她的四肢。爱莲状若疯狂,她狠狠撕扯着四肢上的枷锁。

 

“放开,放开我!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她尖利的声音带着哭腔。我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冷漠地看着她徒劳无用的努力。眼前这个疯狂的少女如此熟悉,我微微合上眼,眼前便清晰地浮现出来那个少女空洞的、流血的眼眶。她的嘴唇一张一合。

 

对不起,吓到你了。

 

呐呐薇奥拉,我马上就把你最~好的朋友送去见你了哦,你一定很高兴吧?

 

我向金发的少女走去。少女含泪的眼睛看向我,发出最后的哀求。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身体,我,我不过是想好好活下去啊!”

 

“才不要呢。”我说,露出尖利的獠牙,“为了配合你的计划,我可是饿了好久哦。”我舔舔嘴唇,“不过我也要感谢你,真的很~久没有像今天这么愉快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最后的哀鸣,回荡在森林深处的天空下。

 

 

 

Chapter 0

 

我叫Lie,是个恶魔。从我有意识起我就生活在这片森林里。

 

我很饿,所以我吃掉了森林里所有的有生命的动物,我吃掉了我第一个接触的人类。

 

我吃掉了我能接触到的一切。因为我是恶魔,残忍的恶魔。

 

但我果然还是很饿,没有任何东西能填饱我的空虚。

 

然而我找到了哦,能够填饱我的东西。

 

那就是——有趣的,闹剧

 

为了这个我什么都可以做哦,我简直无法抵抗它的诱惑。

 

所以咯,所以,

 

我杀了她们哦。

 

真是美味呢。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品尝到这么美味的,闹剧了。

 

只是……

 

我躺在午后的草地上,微风吹过我的脸颊。我的耳边回响起那个女孩,金发的女孩,最后的声音。

 

……dui……bu……qi……

 

呐呐,其实我也……

 

请原谅我,在这座谎言森林。

————————Fin————————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