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叶修中心】因果迷局(01)(改)

·这不是上周那篇,这是新的,我改了一下序号,上周那篇改成序2了orz

·正剧向,隐all叶

·嘉世全程反派,世界观一锅乱炖,设定会慢慢展开

·前文链接    序1   序2

 

 

01.

 

有光。

 

阳光的温度薄薄地摊在眼皮上,有点些微的暖意。尽管闭着眼睛,视野里还是明亮的。

 

他躺在一张床上,床单干爽,有一点点不知名的香味。整个人陷在被子里,棉花把被窝捂得暖暖的。他勾勾手指,纯棉的触感格外明显——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醒来的时候指尖传来的触感不再是冰冷的玻璃,失重的感觉也不再如幽灵一般纠缠着他。

 

旁边有轻轻的呼吸声,他睁开眼,头微微偏向左边,轻轻唤了一声。

 

“沐橙……?”

 

“你醒啦。”一旁守着的女孩子见他睁眼,立刻丢掉手里的活计,握住他略微发凉的手,她的手心微微发汗,“今天比昨天早呢。”

 

“感觉身体稍微有点力气了……”他轻轻地笑了下,声音很飘,“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吧。”

 

“可以吗?”她瘪瘪嘴,“你不要勉强自己,医生也说了你的身体还很虚弱。”

 

“只是听别人说话还是没问题。”他哑然于女孩的小心翼翼,“说吧,我听着呢。”

 

说罢,他干脆翻了个身,直勾勾地看着女孩,被子没有掩盖住的皮肤依旧透着病态的苍白。女孩看着他,叹了口气,眼睛里透着心疼,语气里却有点不依不饶的小脾气。

 

“好啦,你总是有理。”

 

 

 

这个世界曾经“死”过,就在不久的过去,一百多年之前。那天,人们亲眼目睹了神迹:空间被不知名的力量粗暴地撕开,露出不可名状的混沌,有什么东西沿着裂口大肆喷涌,空气剧烈震荡,一时间地球上所有雷达全部失效,罗盘的指针疯转,恰到好处地指示了人类当时的心境。

 

莫名其妙的爆炸开始出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每一次都堪比几吨TNT炸药一起引爆。你能想象在世界范围内同时出现不下十次核弹级别的爆炸吗?炸起的烟尘和海浪遮天蔽日,几乎要断绝人类最后一丝希望。

 

然后?然后就结束了。

 

像是一场闹剧,不明所以地开始,不明所以地结束,突兀地像一支曲子里唯一的断音。也许是上帝他老人家无聊了,想和人类开个玩笑——尽管这个玩笑留下的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地球,山谷被夷平,大海被填满,人类流离失所。不过它倒是在战争爆发的节骨眼上解决了人口问题,缩水到八位数的人口,国家分崩离析,确实不太可能再一次打起来。

 

可能上帝确实也觉得自己不太厚道,他送了一份礼物,一份裹着糖衣的毒药。

 

新历1年1月1日,能量粒子被发现了。

 

这个发现是如此地重要,几乎引发了之后人类所有的文明进程,以至于人们将这一天作为新历的起点。这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第一次暴露在人类的视野中,是因为一堆空气被装进了一个玻璃罩里,天知道那个人做了什么,他居然将这玩意点燃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罩,引发了堪比手榴弹的爆炸。

 

所以你应该懂了那些莫名其妙的爆炸是怎么回事——都是这玩意的缘故。由于能量太过巨大,当能量粒子冲突的时候,爆炸总是相伴而行。

 

但这并不足以让人类停止研究,当他们发现这东西放出的能量是核反应的几倍的时候,“可用化”被提上了日程,轰轰烈烈的实验如火如荼地开展。怎么说呢,所有人都惊讶与这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东西与科技极高的相性,在这种被人们称作“能量粒子”的不明物质被大规模应用于科技的时候,人类百废待兴的文明车轮终于重新开始转动。世界进入到了被称为“恢复期”的平稳时代。

 

然而,和平总是短暂的。

 

“大概是50多年前,人类中出现了第一个能力者,他能折断一根位于距自己十公分处的勺子。”苏沐橙说,比划了一下那个勺子的样子,“那个勺子现在还在博物馆里放着呢,毕竟是第一个能力者的证明。”

 

“折断勺子……听起来怎么这么low呢。”男孩适时插了句嘴,“明明其他人都是那么酷炫的能力。”

 

“那还是开始呢,现在能和那时候比吗。”女孩轻轻瞪了他一眼,“叶修你不要老是见缝插针地吐槽,你这样让我好出戏。”

 

叶修摊摊手,表示好好好你继续。

 

“后续的研究发现,大灾变过后,空气里充满了不可视的能量粒子,这些粒子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的人类的基因组成,在几百万种突变体中,出现了能引发超越物理法则现象的人的出现。”苏沐橙接着说,“所以能力者其实只是一个偶然。”

 

“也就是说……存在别的类型的突变体吗?”

 

苏沐橙点头,“如果人类出现这种突变,那别的生物当然也可以出现,只是到现在人类也没有发现类似的突变体。”

 

“越是深入地研究这种物质,研究人员就越有一种无力感,他们始终没法解析出能量粒子的具体组成,只能研究出能量粒子和光粒子一样,具有波粒二象性,能用波谱仪检测到它的波形。同时,能量粒子在空气中存在的时候是没有特异性的,但在人体中存在的时候,它表现出不同的特征。比如,”她想了想,双手在空中画出一个长长的波浪,“能力是移物的人,他的能量粒子的波形图就很平缓。能力是瞬移的,他的波形图啊,”苏沐橙的两只手突然在空气中上下猛烈挥动,“……就和磕了药一样。”

 

叶修没说话,但是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我去好厉害。”

 

“每个能力者的波形图都是不一样的,虽然有的人能力相同,波形大体相似,但是在细微的地方还是有差别,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特异性’啦。能力者的鉴别也是通过检测波形进行的。”苏沐橙伸出食指点点,“就像是指纹。不过检验波形的仪器一般都比较昂贵,所以这种门禁并没有推广。”

 

还好没有推广。她暗暗地想。

 

“唔,基本上就是这些了。有什么想问的吗?”苏沐橙起身倒了杯水,捂在手里,一边等着水温降低一边等着叶修发问。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但苏沐橙就是能确定,叶修心里在想着什么。

 

“没什么,”叶修笑,“这个世界还真是多灾多难,先是灾变,然后是能力者,再然后又出现了能力者的组织……感觉像在听故事。”

 

“什么故事嘛,明明都是真的好不好。明明是你让我给你说的,怎么又嫌弃我。”苏沐橙有点愤愤,她做出一副佯怒的模样白了叶修一眼。叶修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只笑着把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抬高,摸摸女孩柔软的发顶。女孩十分迁就地弯腰,让那只手能落在自己的头上。

 

“因为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苏沐橙低声说,那只手和记忆里一样柔和,尽管心情是轻松的,可她的心里泛着点酸涩,“……你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

 

“……抱歉。”

 

“不,没关系的。”头摇的像拨浪鼓,她抓住男孩回缩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你醒来我就很高兴了,其他的事都无所谓。”

 

她仍然记得自己睁开眼睛的那天,映入眼帘的是泛着冷光的机械臂,储液器里尚存一半透明的液体,管子从那里延伸出来,接在她插在她手里的针头上。她一抖,条件反射般地抓住针头,正要用力拔出,却在下一秒被人制止了下一步动作。另一只手伸过来,摁住了她不断挣扎的手。

 

“别动,这是营养液。”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推推眼镜,尽管被女孩用充满戒备与怀疑的目光打量,也没有丝毫被冒犯的怒意,“我们不会做对你们不利的事的,请尽管放心。”

 

“我叫张新杰,是你们的主治医生。”他说着,放开女孩的手,“先安心养病吧,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她瞪视着手上的针头,许久,还是放弃了拔下来的想法。

 

她并不担心自己的伤,“那个”正在她的体内发挥效力,她能感觉到疼痛正逐渐减轻,假以时日完全恢复易如反掌。她担心的是叶修,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此刻叶修的状态到底有多糟糕,根本就是任人宰割的肉。

 

“叶修呢。”她一把抓住张新杰的衣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于尖锐且唐突,“你们把叶修怎么了?”

 

男人沉默了一瞬。“看来你对我们的敌意很大……”

 

“这个不重要吧。”苏沐橙冷冷地说,“再说,无缘无故地对我们好,我不相信你们没有图谋什么。”

 

“医生救人是天职,不是用来博取利益的手段。”张新杰平淡地反驳。他退后一步,挣开女孩抓着他的手,“如果你说的是那个男孩,他就在你的隔壁房。”

 

苏沐橙闻言,立刻掀开被子。一瞬间冷意刺痛皮肤,她咬咬牙,正欲跳下床,一旁的张新杰一个箭步上前,摁住了她的肩膀。

 

“放手,”苏沐橙挣扎,“我要去见他。”

 

然而张新杰并没有理会他,也许是从苏沐橙的言行中看出了她对自己的不信任,他也没再说什么劝说的话,干脆地喊了在外面等待的护士的名字。

 

“柳非,”张新杰喊,“过来帮一下忙。”

 

他和护士两人把女孩重新摁回床上,顺便打了一针镇静剂。女孩的眼睛里满是不甘心,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黑色的瞳仁像两点化不开的重墨,让人心悸。

 

“再等一段时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口,仿佛只是下意识地解释道,“等你再好一点,你就可以去见他了。”

 

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女孩子应该会露出放松的表情了,然而没有,她的目光比刚才更冷,那种露骨的敌意如针尖抵在他的脖颈上。但只是一瞬,一瞬过后仿佛无事发生,并没有凝重的空气也没有什么恶意,女孩子收敛了所有乖张气息,她绷紧的身体被迫放松下来。

 

“……我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在镇静剂完全起效之前,她断断续续地吐出这样的话,“如果你想伤害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张新杰沉默地看着再次昏睡过去的女孩,他用眼神安抚有点不安的柳非,示意她留在这里之后,推开门走了出去。有人正在外面等着他,肖时钦抱着他的终端,朝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看来这个女孩对我们的误会很重啊。”他似有点头疼地说,“这下可不好办了。别说是研究了,治疗能不能进行下去也很难说。”

 

“这个女孩有点怪。”张新杰说,“喻文州救下她的时候,她并没有表现出特别明显的敌意,但睁开眼睛看到仪器的一瞬间,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她变得紧张,就好像……”

 

“就好像她对那些东西的印象非常糟糕,对吧?”肖时钦接下他的话头,他想了想,又指出一点,“包括她和你说的第一句话,一般人的第一反应不是‘这是哪里’,就是‘你是谁’,而她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你们对他做了什么’,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张新杰略一思忖,“就像是某种惯性思维?”

 

“对。”肖时钦露出一抹笑,他在终端上操作了几下,屏幕上出现几篇材料,都是些报道孩童失踪的新闻,他示意道,“我们一直怀疑嘉世在进行人体试验,说不定这两个孩子就是逃出来的试验品。”

 

张新杰点点头,“可以作为一种假设。”他的终端突然响起,张新杰皱皱眉,摁下接受通讯的请求,一个面容严肃的男人出现在屏幕上,他穿着成套的联盟制服,表情沉凝,但这一切营造出来的紧张气氛,却莫名地被他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冲淡了。

 

“张新杰,你该把柳非还给我了。”男人说,“微草接到任务,要去联盟西边一趟。”

 

“西边?”还没等张新杰回话,肖时钦就皱起眉头,回问道,“又是嘉世?”

 

“又?”张新杰没有错过这个敏感字,他投过一个略带疑惑的眼神,肖时钦摆摆手,示意他一会再说。

 

“好,我马上派她回去。”张新杰转回目光,重新看向屏幕里的男人,“王杰希,行动时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希望你能顺便告诉我一声。”

 

“我以为你是不会关心这种事的类型。”王杰希笑了一下,“好。”

 

接着寒暄了几句,通话就结束了。终端的屏幕逐渐黯淡下去,还没等张新杰发问,肖时钦就苦笑着开口。

 

“先说好,是大家一致决定不说这些有的没的打扰你工作。”

 

“你们想太多。”

 

肖时钦无语,嘴里小声嘟囔着“我就知道”,然后无奈地开口:“嘉世最近活动很频繁,大家猜想是不是因为……”

 

他示意张新杰身后的病房。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

 

“不好说,也许有别的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张新杰提出一个反对意见,“我们知道的情报太少了。”

 

“你还是这么谨慎。”肖时钦扶额,“也许吧,不过现在的重点也不是这个。更重要的是这个男孩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是啊。”张新杰转身,看向隔壁的病房。他并没有说谎,那个男孩的病房就在女孩的旁边,只是相比女孩惊人的回复力,男孩虚弱的体征没有丝毫回复的迹象,一直是被带回来的时候那副苍白虚弱的模样。

 

“你觉得,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肖时钦问。

 

“不知道,但是也许快了。”张新杰说,“我有和你说过吗?CT检查出这个男孩的脑部遭到了神经性破坏。”

 

“……喂喂。”肖时钦一瞬间梗住,此刻他的脸被不可置信的表情占满,“我可从来没有听你说过这个事。”

 

“我只告诉了喻文州王杰希他们,当时你在出任务。”张新杰瞟了他一眼,他依旧是那副兴致缺缺的冷淡样子,然而他接下来说的话却仿佛一颗深水炸弹,炸得肖时钦头皮发麻。

 

“这个男孩的脑部,在自我修复。”

 

“……等等,你让我缓一缓。”肖时钦摁着额头,“你说他的大脑遭到了重创,结果这根本不成问题,因为大脑自己在恢复?”

 

张新杰颔首,用一种明显透露着“为什么你这么激动”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肖时钦哑然,他默默地别过头,用一种虚弱的声音幽幽地吐槽:

 

“我觉得我好像和这个世界脱节了。大脑不是能力者最重要的部位吗?破坏了还能修复,这种事原来很常见吗?”

 

他露出一副世界观被玩坏的表情,一个劲地碎碎念着,念得张新杰头疼。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孩身上的秘密太多,多到能让他对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情淡然处之。

 

“我猜,大脑恢复的时候他也许就会醒过来。看现在的进度,已经差不多了。”

 

张新杰打断肖时钦的喃喃自语。后者愣了一下,一瞬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

 

“希望他不要像这个女孩一样这么……非暴力不合作?”肖时钦摆摆手,“谁知道呢,你说的,我们知道的情报太少了。”

 

 

 

“……结果你过了好久才醒过来,我都要吓死了。”苏沐橙语带抱怨,但是那份欣喜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女孩,欢喜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叶修躺在床上,半眯着眼,吐出三分无奈七分疲惫的声音,“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沐橙嘟嘟嘴,腮帮子鼓起来。她用手指不断戳叶修的被子,戳到那里凹陷下明显的一块。“你真的快把我吓死了。”她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颤抖的声线染上一丝委屈,“看到你那副样子。”

 

 

 

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苏沐橙冲出自己房间的门。门板重重撞在墙上,轰然作响,旁边的护士甚至狠狠瞪了她一眼。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她挤进围在叶修病房外的那些人里,用完全不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力道推开人群,跌跌撞撞地向男孩的床边跑去。

 

挤出人群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僵硬了,有种视线,一种不含任何感情的、宛若初次睁眼的机器人打量周遭的眼神,不偏不倚地落在她身上。毛骨悚然,她只觉得有数个机械眼瞪大它们红色的眼睛,牢牢地盯着她。

 

这感觉该死地熟悉,某段染尘的记忆从意识底层被翻出,带着深重的霉味。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发抖,某种糟糕到极点的猜测突然于脑海中萌生,冲淡了她的欢喜。

 

她心心念念的人正坐在不远处的床上,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周围站着张新杰,还有几个陌生人,其中一人露出个惊讶的表情,后退几步,目光落到她身上。

 

“叶……”声音出口的那一刻,她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手脚发软,几乎支持不住自己的步伐,“叶……修?”

 

男孩牢牢盯着她的眼睛,没有对这声呼唤做出任何反应。他冷眼看着女孩挪动着,一步步靠近自己,眼神没有丝毫波动。

 

“你……”

 

眼前的世界突然蒙上雾气,恐慌将苏沐橙从头到尾笼罩起来,她畏缩着伸出手,察觉到男孩没有抗拒她触碰的一瞬,她死死握住他的手,两只手将男孩的手紧紧护住。

 

她眼含泪水,用一种含着哀求的眼光看着他。

 

不知道过了过久,房间里响起一声轻微的咳嗽声。让人后背发凉的压迫感突然散去,从头至尾宛若冰雕的男孩嘴唇翕动,他注视着眼神颤动的女孩,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

 

“我好像认识你……”大概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开口,他的声音沙沙的,甚至有点嘶哑,但还是能听出明显的少年音。他似乎很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放松一点,“很熟悉……”

 

“……是。”苏沐橙忍住哽咽的冲动,电流通过她的全身,她浑身无力,心脏又像被人攥住,渴水的鱼也不过如此。可她还是难以自制地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含着泪水的眼睛眨动,晶莹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

 

“我们……认识好久了。”

 

她靠近男孩,头抵在男孩的肩上。因为高度的问题,此刻她只能跪在男孩的床边,一边握着男孩的手,以一个非常不舒服的姿势蜷缩在哪里。可她全不在意,泪水洇湿了男孩的被单,肩膀耸动,第一声呜咽终于爆发出来。

 

“我是沐橙啊……苏沐橙……我们约定过,要好好地活下去的……”

 

女孩伤心的声音填满整间病房。男孩安静地看着她,看她哭得那么伤心,他动动自己的身体,勉强地靠过去。

 

“抱歉。”他轻声说,“能告诉我我的名字吗?”

 

“叶修。”

 

女孩没有一点犹豫,她仍哭泣着,抬起头,悲伤的眼睛里露出异常坚定的神情。“叶修。”她重复,声音由小变大。

 

“你是叶修,不是别的任何人。”

 

最后她这么说,再次将头靠在男孩的肩膀上。

>>Tbc.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