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你好,我是铈子。

cp@Noglues

生科狗,主角厨,爱着所有闪闪发光的人,希望所有温柔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叶修中心】因果迷局(序2)

·正剧向,隐all叶

·嘉世全程反派,世界观一团乱炖,设定会慢慢展开

01.

 

喻文州特意起了个早,赶在所有的来访者之前抵达了女孩和男孩所在的医院。这地方一如他记忆里一般沉闷压抑,大片不加掩饰的空白压下来,几乎没有什么声音,脚步声在走廊里数次反弹,声音像鼓点一样沉闷地砸在神经末梢上,带些生疼。偶尔有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或女人来往,神色匆匆,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

 

“有点像大灾变之前的灵异片。”张新杰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喻文州打趣着说,“空无一人的医院里,偶尔飘过的鬼影什么的。”

 

“所谓的‘鬼’只是一些能量聚合体而已,我以为在人类的技术能够检测到能量粒子后这些怪谈就不会有人提起了。”

 

张新杰一本正经。他走近了以后,喻文州才看到他手里的发射源,肖时钦的得意新作,增加了同时投影的物体个数,联盟高层特供的稀罕玩意。他给发射源接上数据线,这个昂贵的东西开始发出微微的嗡鸣声,莹蓝色的光在缝隙中缓慢亮起。

 

“抱歉,我只是开个玩笑。”

 

喻文州笑着,语气里并没有透出内心隐隐的不安。所有人都知道霸图分队的副队长在能量利用方面有多龟毛,能掰成两瓣用的能量,他能硬生生榨出第三瓣来。早些年有人半开玩笑地说联盟的开源节流政策要是能成功,一半的功劳都在张新杰身上——这句话果然成了金句,自从联盟开始整改,霸图分队每年荣膺降本增效先进,其他所有分队在霸图——或是干脆说,张新杰——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现在,这个被称为“墨涅塔”的、联盟有史以来功率最大的发射源正在他面前启动。单从肖时钦以旧世代的记忆女神的名字为它命名,就能看出他的野心——这个发射源超乎寻常地使用,它一次性可以投射的信息量是标准型号的十倍,还兼有信息处理的功能,本就是肖时钦为了联盟每年一次的集体大会设计,工作状态下的墨涅塔甚至可以在五小时可以烧掉一户普通人家一周使用的能量总额。

 

身边的光源依次熄灭,蓝色的光粒子在空气中悠悠地漂浮,仿佛蓝色的雾起。喻文州沉默地注视墨涅塔的呼吸灯,一闪一灭间,仿佛一只沉睡多年的凶兽从梦乡中缓慢苏醒。

 

“我知道你现在大概在疑惑我为什么会动用这个家伙,这很不符合我的风格。”张新杰的手指在全息键盘上跳动,“虽然我很不喜欢墨涅塔,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承认,它在清晰度和信息投放量上确实是前无古人的。”他的镜片上蓝光微微跳动,映着他严肃如石雕的脸。

 

蓝光瞬时炸开,光粒子凝结成束,在空间中交叉编织,构筑出清晰的现世图景。那是俯瞰图,景象里蓝雨的队员匆忙地东奔西走,冲出的医护人员们抬出运输器将受伤的女孩和昏迷的男孩运向病房,喻文州甚至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口型。

 

他默想了一下这个角度,大概是医院门口的监视器。

 

“这是你们昨天回来的时候,监视器录下的录影。”张新杰说,画面随着他的声音开始倒退,最后定格在女孩身上。随之他的右手在光屏上拖拽,女孩的身影被放大至屏幕中央,她的头略微偏着,整个人倚在医护人员的身上,显得十分疲惫。

 

“虽然我觉得你身为当事人,对这个女孩的伤势应该十分了解,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给你看一下。”察觉到喻文州投过来的、含着淡淡疑惑的视线,张新杰说,“很明显,这个女孩受的伤虽然不至于严重影响行动,但是也足以使行动不便了。”

 

喻文州点头,女孩的背部有多处擦伤,手臂上甚至有中弹留下的弹孔,普通的女孩显然没法承担这种程度的伤害,即使是见识到这个女孩诡异移动方式的蓝雨众人也几乎无法相信,她能保护着男孩突破嘉世众人的围堵。

 

张新杰点点头,随手一划,影像随即被推向一边,另一张照片出现在光屏正中,是这个女孩的背面照,背景一片惨白,竟衬得女孩的皮肤有了几许红润。

 

喻文州怔住,他下意识地拉过刚才的定格影像,眉毛隐隐纠结起来

 

张新杰没有开口,他又调出另一张照片,这次是女孩的手臂。喻文州拽过这张图,三张照片放在一起,半晌,眉间的郁结终于清清楚楚地显出来。

 

“……不对劲。”喻文州紧紧盯着图,仿佛要把光屏戳出窟窿,“太奇怪了,就算是能力者,一个晚上也不可能把创伤减轻减轻到这种程度。这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找到更好的形容词,“……不管怎样,这都不是人类能达到的程度,这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你应该比我更明白。”

 

“我也很想告诉你,我们先进的医疗技术治愈了这个女孩,让她一晚上回复到这种,只是在野外摔了个跤的程度。而我们确实有这个实力。”

 

张新杰低声说,他挥手撤掉所有的图片,房间里只剩下幽幽的蓝光,映着两人的脸如幽灵般可怖,“但事实是,我们所做的除了为她打了一只能量剂,就只有围观她的伤口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愈合。”左手一带,一串密密麻麻的表格重新浮现,甚至有众多的波形图,波形杂乱,看起来像数张正常波形图叠加做成的产物。

 

喻文州拉过图片,虽说不是专业研究各种能力的特征,但总归是和不同的能力者打过这么多年的交道,这张杂乱叠加的波形图大概是两种不同波形的叠加,有一条波动他异常眼熟——和黄少天的能力波动十分相似,只是波峰高度略低。

 

“从你们将她送过来到你回到这里的七个小时,她的身体完成了普通人一个月才能达到的自我愈合效果,即使是顶级的能力者,也至少需要三天才能做到。”张新杰看着这些数据,他的语气是刻意的单调,仿佛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每半个小时我都能看到有伤口消失,如果我能用电镜观察,也许我能看到新的血管生成,细胞大量分裂分化形成新的组织堵住那些缺口。过去我相信这些只会是在能量粒子的刺激下发生的神迹,而现在。”

 

张新杰沉默,他的镜片上闪着摇动的蓝光,喻文州看向他,看到他闭上眼,嘴角下落又上扬,最终变成一个苦涩的笑。他微微摇头,语气里第一次出现了情绪。

 

“太疯狂了。”

 

“……是么。”喻文州问,即使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即使是联盟的技术支持,你也找不到原因吗?”

 

“整个联盟都找不出比这家医院更好的设备资源了,”张新杰的声音沉重,每个音都在坐实喻文州心中最糟糕的猜测,“很遗憾,不能。”

 

“那你总能告诉我这张图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叹口气,他强迫自己把视线固定在那张波形图上,“我从这张图上看到了少天的‘神行’的特征波动,另一种波动我确定我从来没有在联盟的任何一个能力者的体检表上见过——这不是你闲得无聊做出来玩的,对吧?”

 

“我没有那个心思。”喻文州的话带着针刺,他有点失态,可张新杰也没纠正他,他自己也处在一种很动摇的状态,“我们用波谱仪粗略地测定了那个女孩的能力波动,结果就是你眼前的这张图。”

 

“我记得联盟的初级教材的第一章里就有,‘每一个能力者有且只有一种能力,每一种能力都有与之对应的波动,我们称之为特征波动。’”

 

“那么明年我们就要修整这本书的内容。”张新杰不为所动,“现在例外已经出现了,就在我们眼前。”

 

两个人对视,空气里有奇怪的火药味,他们互相瞪视着对方,仿佛心里憋着一团火。可是喻文州知道他不是在生张新杰的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生气,他相信张新杰也是一样,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堵住血管,他觉得心里憋闷,却不知道怎么疏通。

 

周围的空间瞬间好像充斥着凝胶,两个人被滞在了里面,动弹不得

 

“……感觉我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半晌,喻文州先一步把头转开,他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虚弱,“但是我却没有要开创历史的激动感。一个人身上可以存在两种不同的能力,这样的消息如果让上层知道的话……”

 

“我不会允许他们继续开展人体试验的。”张新杰断然道,“我不知道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些尸体已经证明了,人类的身体根本不可能负担得住两种能力,能力冲突造成的能量溢出可以把人体扯烂。”

 

“那你要怎么搪塞过去?”喻文州盯着这张图,“上层还没有傻到这种地步。”

 

张新杰没接话,他突然沉默,再次撤掉屏幕上所有的材料。屏幕空空荡荡,看得叫人心慌。

 

“……你这样让我很不安。”喻文州看着屏幕,苦笑,“明明聊天只有不到一个小时,我却有种过了一天的错觉。现在对我来说最大的好消息就是接下来不会有更加糟糕的消息了。”

 

蓝光掩映下,张新杰似乎轻轻笑了,“那要让你失望了,和这个消息比起来,你之前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小打小闹。两种不同的波形我还姑且能说是机器没有校准,采集到了他人的波动,这种案例不是没有。但这种,”他发出一声叹息,包含深深的无奈,“我真的没有办法为这种波形图辩护了。”

 

如果说刚才是的那张图还只是杂乱、但还能认出两种特征波的话,这张图给人的第一反应大概是疯狂。许许多多状若疯癫的线条纠缠在一起,像是被扔进洗衣机里搅拌的毛线,任何试图理清这团线头绪的工作都是自不量力。它更像是某个未开化的孩子抓着笔胡乱挥动的产物,没有逻辑,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如果你和我说这也是某个人的波形图的话,我会猜这个是那个男孩的。”喻文州看着那张图,居然笑了出来,语气也变得平静,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真奇怪我居然接受了这种设定……这算什么,不安到麻木了么。”

 

敲门声突然响起。张新杰右手猛然下压,墨涅塔瞬时熄灭了所有光芒,房间原本的白色灯光重新亮起,驱散一瞬间涌来的黑暗。

 

“进来。”张新杰说。

 

有那么一刻喻文州觉得门后出现的也许会是那些闻讯而来老友们,他现在甚至想和周泽楷或是黄少天聊聊天,和这两个人聊天也比和张新杰接着谈下去要轻松多了。然而并不是,门后是个白衣的护士,她朝两人鞠了一躬,算是行礼。

 

“张院,那个女孩醒了。”

 

张新杰点头,示意护士先出去。待门完全合上,他默默走到桌前,将墨涅塔收进空间折叠装置里。

 

“那是柳非?”喻文州问,“王杰希的队员?”

 

“是,这家医院的人现在基本都是各个战队的队员。”张新杰说,“主要是医院自招的人员,没有任务的联盟辅助系队员会来这里帮忙——说是这么说,但是医院最近吸纳了很多不是很强的能力者,那些非能力者的人已经因为各种理由被全部开掉了。”

 

“高层做的?”

 

“不,”张新杰面无表情,“我做的。”

 

喻文州怔了一瞬,接着反应过来。他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张新杰的肩膀。

 

“照顾这么多人,辛苦你了。”

 

“我眼中没有‘不重要’的能力者。”张新杰推开他的手,“至少我不会让他们无缘无故地消失。”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

 

“你现在还是不相信高层的说辞吗?”

 

“每年都有几个能力评定为D的人员无故失踪,我相信这不是巧合。”张新杰盯着对方的眼睛,“难道你们信了那种无聊的鬼话吗?”

 

喻文州的嘴角有一抹浅笑,他的声音极缓慢,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我们为了人民,才战斗至今。”

 

张新杰默默点头。“我们出去吧,其他人应该也要来了。”他推开门,带着喻文州向外走,“我姑且冻结了医院的联络系统,这些资料暂时不会被传送出这家医院,但我不能保证这样能拖多长时间。”喻文州能听出来他语气里的挣扎,“我尽量争取时间,如果上面问起来……”

 

“我们会帮你。”喻文州果断道,“我们会尽力帮你保护这两个孩子。”

 

“绝对不能让上层知道这两个孩子的消息,这样的样本,一定会被抓去作实验材料吧。”喻文州接着说,语带嘲讽,“每年都有能量紊乱导致失去能力的人存在,真要让他们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的话……”

 

“大概立刻就会和其他组织开战吧。”张新杰说,“但是反过来,我们也可以利用这种技术,降低能力者的死亡率。”

 

“你有把握吗?”

 

“不知道,说到底有没有这种技术我也不知道。”张新杰的话听起来没有一点底气,“你不是专业研究这方面理论的,所以你大概没法理解我当时的心情,仿佛不虔诚的基督教徒亲眼目睹神迹降临。”他自嘲着说,“那种波动图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人类身上……那根本超出了人类能承受的极限。大灾变降临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所谓的‘能量粒子’,但同时也告诉所有人‘能量紊乱’……是足以毁灭一个星球的。有时候我会想,人类,乃至这个世界,是不是根本不够资格接受这种力量?”

 

喻文州没说话,他跟着张新杰穿过一条条走廊,身边擦肩而过的人他似乎多多少少都有点印象。最后他们停在一件病房门口,这是他一路走来见到的最大的病房,透过毛玻璃能依稀看到里面复杂的仪器装置。

 

门禁也不同一般的指令式,而是感应式——通过感应来人的能力波动判断是否解锁。研究表明,能力波动的特异性更甚指纹,但是感应困难,这种技术一般只用于某些极高危或是贵重物体的收纳。

 

张新杰将手放在感应器前,在允许通过的绿光亮起之前,他突然说道:

 

“喻文州,你听过……赫卡忒吗?”

 

“旧世代神话里的那个女神?”喻文州讶异地说,“听过是听过,怎么了?”

 

张新杰张了张嘴,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十三年前,在联盟刚起步的时候,西部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爆炸。”张新杰低声说,“能量粒子爆发的光芒映亮天空,在联盟都看得一清二楚。惊慌失措的联盟派小队去调查,结果发现了一座深埋地下的废墟。”

 

“发掘似乎毫无意义,爆炸太过剧烈,几乎所有东西都被能量暴风撕成碎片,高温融化了人体,遗迹里连尸体都没有剩下。在遗迹里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单单那些机器的残骸,联盟已经心惊胆战——这个不明组织的科技水品远在联盟之上。领先至少十年。”

 

“恐惧驱动着发掘,联盟没有放弃,终于在被掩埋的最深处,发现了还没有被完全破坏的记忆软体。”

 

“我看过那些最后解析出来的资料,”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的错觉,张新杰的声音似乎在微微地发颤,“那是日记,是这个组织的研究人员的录音日记。记录断断续续,很多都损毁了,但是还能看出有很大一部分关于某种胚胎的培养。”

 

“……但是有一部分,我们完全解析出来了。”

 

[新历108年6月12日,我们决定了一种新的实验思路,决定用xxxxxx(音频损坏)与胚胎细胞结合,尝试能否产生高抗性的实验体。有一半人不支持这个计划,想想也是,这种结合就像动物和植物的胚胎结合一样疯狂。]

 

[新历108年8月21号,不可思议,居然真的有胚胎活下来了……实验室欢呼雀跃,有人失手打碎了自己的杯子,今晚我们决定开个party庆祝,工作都走开!]

 

[新历108年9月3号,我们决定将这个胚胎进行人工孵育……老实说,我们都很忐忑。我们在窃取神的权能,也许我们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但是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

 

[新历109年3月25号,至今为止胚胎发育良好,不如说……顺利得让人害怕。]

 

[新历109年5月29日,这孩子诞生了。我们围在孵育舱周围,迎接这个新生命的降临。仪器显示的数据心旷神怡,也许我们真的成功了……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真的可以成功,有种梦幻的感觉。狂喜降临在我们头上的时候,我们却一致沉默。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件好事。我们讨论了这个孩子的名字,虽然不太合适,但我们决定称呼这孩子为“赫卡忒”——不可抗拒的死神;无法战胜或无人能及的女皇;能对某人有利,也能对他有害;随心所欲地施舍幸运或者厄运,赫卡忒的特权是不受限制的。在我们眼中,这孩子就是这样的存在。]

 

[……这个孩子,有点奇怪……]

 

[新历124年7月27号,明天是最后一次实验,如果这次实验没有得到预期效果,也许我们会放弃这个个体。其他人说“赫卡忒”是个失败作,但我不这么觉得……这个孩子隔着玻璃看我的时候,我偶尔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那个孩子看着我的眼神带着露骨地打量和评估,他真的和我一样……是人类吗?

 

……最近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了。希望明天的实验能顺利。]

 

…………………录音结束………………………

 

“……这东西从哪里来的。”喻文州低声说,“我从来都不知道有这种东西。告诉我,你现在说这个,是想表达什么?”

 

绿灯跳亮,张新杰开口,声音被掩藏在大门轰然打开的声响中。

 

“超越极限的人类……你觉得,最接近这样的描述的,是什么呢?”

 

>>Tbc.

 

·上周没更,这周爆字数,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抖设定的一章,然鹅爆了字数也没讲完……下一章开头应该有完整的世界观介绍orz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