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叶修中心】段子(混更)

·本来想摸鱼,结果半月没碰电脑文力down地厉害,已经没法好好写文了orz而且大一乱事真多,本来想晚上写,结果各种乱入【抹脸】我输了orz

·所以变成了这么一发无聊的吐槽了……等我明天或者后天把正文产出就删了这个,这什么鬼!

 

 

>>

01.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

 

又是一年开学季,经历长达十几个小时旅途颠簸后,叶修拖着箱子站在宿舍前时,面色惨白,内心崩溃。

 

“我没想到会这么挤……”叶修瞪着死鱼眼,拎着刚拆包的抹布,冲着电话里幸灾乐祸的苏沐秋说,“你tm告诉我这是‘有点糟糕’?我觉得自己像是进了沙丁鱼罐头,这是要逼我顿悟什么人生哲理吗???”

 

“锻炼你的收纳能力啊叶修同志。”听声音苏沐秋已经笑得快吐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忽远忽近,大概是正在左摇右晃,疯魔不能自已,“哈哈哈哈我们这里4人间哦,独立卫生间哦,最重要的是,大啊哈哈哈哈哈……”

 

叶修摁掉通话,分分钟完成从结束通话到拉黑某人的全过程。他面色僵硬地再次确定了一下地址,右手握着手机,左手攥拳,线条一点点绷紧,只听得擦啦一声——!

 

他,撕开了毛巾外的塑料袋。

 

“同志们,”叶修眼神死,看起来已经接受了悲惨的现实,“要我帮忙吗?”

 

叶修来的不算早,屋内早已有人抄着扫帚拖把大杀特杀。只不过各忙各的无暇抬头,只有距离门口最近的眼睛小哥抬头,严肃地上下打量叶修,其神色之认真仿佛在菜市场评估今天的肉有没有注水。但见他眼镜背后寒光一闪,说时迟那时快,小哥猛然出手,右手堪堪擦过叶修左肩,接住了……一块飞来的抹布。

 

叶修默然地看着从抹布上不断滴啦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浑浊的水滴,僵硬转身。

 

“啊啊抱歉,手滑啦。”一个头发乱糟糟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的疑似杀马特提着水桶冲过来,难为他一路挤过人群却没把水洒出来,他面上有点尴尬,“那啥,没扔住你吧?”

 

叶修还没说话,有人先截下了他的话头,眼镜小哥推推眼镜,口气不善,眼神冷漠。

 

“黄少天,”眼睛小哥开口,“如果你只会帮倒忙,那你还是回你们寝吧。”

 

“我去张新杰有你这么说话的嘛?”疑似杀马特震惊了,“我好心好意来帮你们结果你就赶我走?有没有人性了?有没有同学爱了?”

 

“你们寝收拾完了吗?”张新杰不为所动且一脸冷漠,“回你们寝收拾去,我们这不用你帮忙。”

 

黄少天被伤害了,黄少天感觉很愤怒。黄少天把水桶往地上一扔,仰天长啸:“张新杰你无理取闹!!!!!”

 

叶修震惊了,原来这个人不仅外表杀马特内心也是如此奔放,他默默往寝室内让了让,靠近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张新杰小声问道:

 

“这个杀马特是谁啊?你朋友吗?”

 

张新杰瞥他一眼,随手把那块可疑的抹布丢到还没收拾干净的床板上,顶着黄少天的噪音骚扰,转过脸对着窗边认真扫地的某位说到:“喻文州,把他拉走,让他回他们寝干活去。”

 

窗边的小哥没抬头,叶修只听到有点无奈的声音,因为弯着腰的缘故有一点点闷闷的,“把张佳乐叫过来?”

 

“你把他拉走不是更方便?”

 

“我在忙,”喻文州接了句,口气有点虚,“你等一等。”

 

张新杰探探身子,看清喻文州位置的时候似乎意识到什么,干脆利落地掏出手机开始拨号。没有被交代任务的叶修无所事事,看着喻文州好像很忙的样子,偷摸着凑到喻文州旁边,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地方有点挤,喻文州背对着叶修,基本上把叶修挡了个严严实实。

 

“喻……文州?”叶修试探着问,“要不要我帮忙?”

 

喻文州仍然弯着腰,叶修勉强可以看见他手里好像拿着什么类似抹水泥的东西,正在往墙上糊水泥糊得正嗨。不过他倒是没有忘记回答叶修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他觉得喻文州说话的口气有点有气无力。

 

“我觉得你等一下过来会比较好,”喻文州说,“现在还是有点……”他犹豫了一下,又问,“你有密集恐惧症吗?”

 

“没。怎么了?”叶修一头雾水。

 

闻言,喻文州立刻转身,不由分说地把手里的家伙塞到叶修手里,并附赠彬彬有礼笑容一枚。

 

“同学,看到我用报纸挡住的这个洞了吗?”见叶修点头,喻文州笑意满满,“那么,接下来你只要把那个洞堵住就好了。”

 

“呃,容我问一句,”,叶修掂掂手上看起来没什么怪异的工具,“这么简单的任务你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让人看起来怪怪的笑容?”

 

喻文州没解释,只接了句“请加油~”便迅速开溜,提起水桶和抹布奔向水房。角落里正在清理窗户的小哥闻声抬起头,看到喻文州迅速消失的背影愣愣,接着,用看着流水线上待宰的猪的表情眼含怜悯地向叶修行注目礼。

 

“搞什么幺蛾子,这些应该是我未来的室友吧……怎么感觉怪怪的,”叶修心说该不会和我一个寝室的尽是些怪人吧,不会这么巧吧,疯人俱乐部?

 

不不叶修大大,你只是被人坑了还准备帮忙数钱而已。看到那边张新杰的表情了吗?眼神突然就犀利了起来了呢。

 

叶修自然是没有看到,他一脚踢开堵着洞的报纸,接着。

 

“……喻文州你tm给我回来!给我把这个蟑螂窝解决了再溜啊啊啊!”

 

真相总是简单粗暴。我们仍未知道那一天叶修看到了多少成群结队出逃的蟑螂。

 

不过讲真,这种破事,还是别知道了【瘫

 

 

 

02.

 

这间顶着985名号的学校,宿舍简直恶劣到一定境界。叶修入住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来自宿舍的恶意。

 

“鞋放到哪里?”

 

“床底下有鞋架。”

 

“那是鞋架?我放了水盆【惊呆】。”

 

“水盆放在水房,省地方。鞋搁在鞋架上。”

 

“行行……那衣服?”

 

“不是给了你个柜子吗?搁在那里面不就好了?”

 

“我在那里放了被子……而且那也好意思叫柜子?小的和鸽子笼一样好吗??【懵逼】”

 

“被子?放到行李箱里啊。你到底会不会收拾东西。”

 

“行李箱?【震惊】等等,那别的东西往哪里搁?”

 

“往犄角旮旯里塞,反正能找见就不错了,真的。”方锐睁大了真诚的眼睛,用力拍打叶修的肩膀,“能放下东西就是胜利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真的,想太多容易秃头。”

 

叶修嘴角抽搐,看着方锐背后堪称垃圾堆的宿舍,还有在垃圾环绕中玩排火车大呼小叫的黄少天和张佳乐,陷入了沉思。

 

我是谁?我的东西从哪来?要到哪去?

 

初入校门的叶修同学,在寝室的恶劣环境逼迫下,开始思考人生的终极命题。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鼓掌

>>

 

北师的宿舍真恶心【躺
顺带一提黄少之所以衣冠不整是因为他在收拾宿舍的时候帮倒忙_(:3」∠ )_于是愤怒的乐乐就把他扔出来了【点蜡

评论(2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