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喻叶】清梦

·给 @藕溪 片帆的小甜饼ww

·一发完

·有bug请帮忙捉出,感谢w

 

喻叶·清梦

 

>>

喻文州意识到自己在黑暗中。

 

也许是闭着眼睛的缘故,感官变得异常敏锐:风拂过皮肤如手指掠过湖水,他听到花开的声音,花苞打开的时候空气微微颤动,逐渐弥散起某种冷冽却悠长的香气——如果气味有颜色,那么一定是冰雪的白,他想。

 

他睁开眼,一座鸟居静静地站在夕阳里。暗红色的漆片已经剥落了,原木的色泽曝在空气里,被夕阳浓墨重彩地晕染,显出古典油画一般的质感。喻文州微怔,他抬起头,望向连绵的台阶,看到一座小小的神社蜷缩在天空的边角处,有一点点意外的萌感。

 

他犹豫了一下,沿阶而上,运动鞋蹭过石阶边缘的青苔。

 

视线缓缓抬高,渐渐,苍茫的群山从地平线上涌出,连绵不绝,仿佛天地跳动的血脉。喻文州的视线牢牢钉在那跃动的山峦上,某根神经突然震颤。

 

他被一种莫名却强烈的预感撰住了:他会在这里,遇见某个人。

 

眼前的石阶一点点落在身后,当他的身体完全落在最后一个石阶上时,那座神社终于完全暴露在他的目光下。他细细地打量——神社本身并无稀奇之处,只不过年代久长,显出时间长河冲刷留下的斑驳颓败。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有什么,这里缺了什么……

 

“这里的木兰很美,只可惜,这里的神官离开后,这木兰便再没开放了。”

 

初听这声音,喻文州觉得耳朵有点微微泛起瘙痒,那人尾音的上扬仿佛羽毛在他的耳畔撩动。接着,那痒意沿着血管窜到他心里,这颗心开始慌乱地颤动,惊得他整个人微微战栗。

 

他缓缓转身,看到树下的阴影里,有人一袭白衣,眉眼笼在阴影里,看不分明。

 

犹豫着开口:“你……”只是话未出口,他硬生生掐断了话头。他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或者说,想说的话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真奇怪啊,明明是初次见面,一介陌生人,下意识的紧张却赤裸裸暴露了自己的在意。

 

暮色溟溟,逐渐暗淡的余晖铺满整个神社。对面的人从树的阴影下走出,风吹动他的衣襟,他踏着一地浮光走来,最后端端停在喻文州对面。喻文州细细打量他:清淡的面容随着挑起的眉梢和上扬的嘴角变得灵动,他望向他的眼睛,仿佛看到秋日的深潭。

 

对方微微笑了。他说,“我是叶修。”

 

喻文州凝视着他。

 

“……喻文州。”

 

一点黑色从枝头跃起,“扑朔”一声,羽毛划破空气。喻文州猛地抬头,却只看到微微震颤的树枝与飞行的痕迹。那两三株树——大抵是木兰树吧——的枯枝斜斜地割裂夕阳,透出无奈与凄怆。

 

他听见对面的人轻声说:“这树,已随着神官故去了。”

 

悲伤如海潮,霎时将喻文州淹没了。他甚至没来得及反抗,只觉得被拖拽着、拖拽着,直至悲伤漫过头顶,留他在蓝色的汪洋里,无力喘息。可是,有心弦在微微颤动,在与某种情绪共鸣,在,与某个人共鸣。

 

他抬眼,叶修笑意温柔,淡淡地看着他。喻文州被那种不知名的情绪裹挟,一句话冲破悲伤地桎梏,回响在这个静谧的神社里。

 

“那么,为何你还在这里呢?”

 

他声音沙哑,却异常坚定。

 

叶修没有接话,他的目光移向别处,喻文州隐约意识到他嘴角的笑容好像增大了弧度。接着,好像俗套的魔术,叶修从背后拿出一枝树枝,似乎是从木兰树上折下来的,已经完全显着病态的枯褐色,死气沉沉。

 

叶修慢慢将那枯枝举起。

 

喻文州的目光不自觉地跟着他的动作,一点点、一点点抬高,喻文州的目光里也一点点涌出诧异。那株早已枯死的枝桠上,点点新绿逐渐萌发,一只只细嫩的芽从龟裂的皮囊中窜出来,迎着夕阳盛大地生长。窸窸窣窣,芽与芽之间细微地摩擦,树皮脱落的声音,此刻被风声无数倍地放大,传进喻文州的耳朵里。

 

树枝继续抬高。芽长大了,逐渐伸长,渐渐成为新的枝条。那之上,浓绿色的叶片互相掩映,喻文州却仍然从缝隙里窥到了小小的蓓蕾,一点点膨胀、丰满,冲出绿叶,直到——

 

花开了,纯白色的木兰,状若飞雪,细细散落在这只枝桠上。那截树枝被举到与喻文州心口齐平的高度,喻文州得以认真地看着这只新吐蕊的木兰,目光仿佛黏在上面,不忍离开。

 

“现在,它开花了。”

 

低声,宛若私语的声音。喻文州闭上眼,将莫名涌出的泪水挡在眼睛里。

 

“是啊……开花了。”

 

 

 

喻文州睁开眼,米黄色的窗帘,木质的小桌,耳边是空调有点恼人的轻微嗡嗡声。一切都是熟悉的模样

 

他轻轻吐出口气。身边的人动了动,转过身,闷闷的声音落进他的耳朵里。

 

“……怎么还不睡啊。”

 

“做了个梦,醒了。”喻文州说,抬眼看着正趴在电脑上的人,那人正面对他,模样和梦里的人如出一辙,“叶修,我梦见你是一只妖怪。”

 

叶修“噗嗤”一下笑出来,“妖怪?什么妖怪?”

 

“木兰花精。”喻文州认真地说,伸出手摸摸叶修翘起的头发,“而且长在神社里。”

 

“神社里有妖怪?文州你是不是睡傻了?”叶修挑起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快睡吧,梦里的事,做不了真的。”

 

“也对,梦里的事。”喻文州笑笑,缩回杯子里。叶修帮他掖好被子,像哄小孩一样拍拍他的头。

 

“睡吧,别乱想了。”

 

“你还不睡?”

 

“等我把这点看完。”

 

叶修坐在床边,直到喻文州的呼吸重新变得沉稳,他起身,走到床边,微微撩起窗帘。那弯月亮在漆黑的天幕上微笑,只是这样,就让他觉得是无上的美景。

 

他对着月亮,在嘴边竖起食指:“嘘。”

 

他重新回到床边。窗台上留下一枝缀满木兰的树枝,在朦胧的银色薄雾中,淡若清梦。

>>FIN.

 

评论(14)

热度(58)

  1. 小透明鈰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