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你好,我是铈子。

cp@Noglues

生科狗,主角厨,爱着所有闪闪发光的人,希望所有温柔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赛维】已逝的夕阳

·树爸爸的点文,诶嘿嘿,感谢树爸爸手下留情qwq

·卧底梗,不过到底谁是卧底呢?wwww

·铈子风味短篇,原汁原味【x

 

————————————

赛维·已逝的夕阳

 

>>

总不是所有的初遇都是一见钟情,天雷勾地火,轰轰烈烈至死方休。所谓命运的相遇,真正发生之时,总显得乏味且略显无聊。

 

之于赛科尔,这实在是对他和维鲁特的初遇再合适不过的注解。天知道那是一场多么尴尬的会面,没有火花没有笑话,甚至连个套近乎的客套话都没有,两个人只是呆呆地面对面杵着,想说的话如鲠在喉。维鲁特那个少年老成的家伙,初见时的那双红瞳宛若一对精心打磨的红宝石,赛科尔甚至可以看到经由那双红瞳折射而出的瑰丽的晚霞,却看不到,哪怕是一丝的,属于人类的温度。

 

风很大,天边的流云摇曳着尾焰,擦着太阳的边缘优雅略过。夕阳在两人脸上投下有些昏暗的光,赛科尔因此看不清维鲁特刘海下隐藏的眼神。

 

他小心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想要开口,却惊觉自己的喉咙已干燥得几欲燃烧。

 

他下意识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手汗,视线开始游移。他的目光扫过面前这人一寸寸的衣装:熨帖的上装,修身的长裤,鞋跟被夕阳映衬得闪闪发亮,他的银发压在宽沿的军帽下,只露出一点点随着晚间的微风慢慢摇晃。

 

他摘下帽子的样子应该很漂亮,赛科尔想。

 

有那么一瞬间,赛科尔怔了一下。他越界了,他不该想这些,他应该想想如何获得这个初识之人的信任。他必须获得这个未来的搭档的信任,这关乎他从今以后的所有行动的成败,以及他的国家里,千千万万人的生死。

 

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他知道他在紧张。

 

这时他注意到,对面的少年五指微微蜷曲,右手食指与拇指正轻轻摩擦摩擦。那是对方下意识的小动作,赛科尔恍然,对方也在紧张。

 

他在紧张什么?赛科尔的意识自行分出一半思考这个问题。他在紧张什么?他也许在想怎么开口套近乎,也许在想如何和自己这个未来的搭档友善相处,也许只是单纯地想问一下自己的名字……他应该是想对我好的。

 

我是他未来的搭档,无论他在紧张什么,他应该是为我好的。

 

这个念头一旦涌出,便如同泛滥的病毒,攻占了赛科尔所有的意识。他难以抑制胃里翻腾着的焦灼与愧疚,那感觉仿佛生吞了火山深处最灼热的岩浆,他的每一根神经都被语言难以描述的温度炙烤。他的心底深处涌上一种冲动,他想拽住面前少年的袖口,将自己内心的挣扎全数说给他听。谁管他愿不愿意,他就是想说,谁也管不着。

 

脑海中一闪而过不知名之人的哀鸣。赛科尔咬紧牙,将那个不知所谓的坦白冲动压回心里。别傻了赛科尔,他在心里唾弃自己,想想这个国家的人对你的朋友们做的一切,想想他们在战场上如同野兽一般的荒诞行径,你凭什么怜悯他们,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该说对不起的是他们!是他们!我们遭受的罪,应该加倍讨还回来!

 

他觉得自己似乎放松了一点。

 

可心底里有另一个声音弱弱地说,那一切,不是这个刚入伍的少年的错。

 

他的心,又开始蜷缩。

 

“赛科尔?”他突然听到带着点犹疑的清冷声音。他愣愣地抬头,装上那一双好似无机质般的眼睛,却有点惊讶地看见本该平静如死水般的眼神居然荡漾起了点点涟漪。

 

“赛科尔?”维鲁特带着不确定,声音微微颤抖地呼唤他的名字。

 

“啊,啊是,”赛科尔回过神来,尴尬地挠挠头,“我就是赛科尔。那个,你是维鲁特吧?”见对方缓慢点头,他故作轻松地嘿嘿笑起来,“诶,初次见面,以后就是搭档啦。”

 

维鲁特没有接下他生硬的示好,他依旧站在原地,可饶是新兵如赛科尔也可以轻易看出他的僵硬他眼神里几乎要溢出来的犹疑。赛科尔一头雾水地戳在原地,方才的纠结尽数转化为莫名其妙。

 

他眼见着维鲁特咬紧下唇,用力到嘴唇泛起枯骨的苍白色。然后银发红瞳的男孩子凑过来,附在他耳边低声呢喃,湿润的热气扑打在他的耳廓。

 

赛科尔猛地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仿佛触电般跳开的少年。

 

“喂喂不是吧,你说真的?”没等对方说话,他一脸纠结地自顾自说下去,“不对不对,那个暗号确实是只有内部才知道的……所以你原来和我一样是卧底啊,”赛科尔满脸痛苦,“你怎么不早说!”

 

心情却奇异地轻松起来了,一想到可以不用欺骗眼前这个即将朝夕相处的人。他长长地吐出盘踞在胸口的浊气,仿佛要将所有的压力与不爽全部发泄出来般猛击维鲁特的肩膀。“走啦走啦,还愣着干啥,陪小爷我去熟悉一下附近呗?我可是新人,完全不熟啊。”

 

突如其来的放松和极度愉悦,使赛科尔忽视了被他搂住肩膀的维鲁特那一瞬间的抗拒,和声音中那一丝似有若无的犹疑。他满心满眼只有释放紧张后的快乐。他知道他们现在还不熟,可他们将来会很熟,他们将会是最默契的搭档,为了他们的国家冲锋陷阵,抛头颅洒热血。那就是他们的未来,他一心笃定他们会到达那样的未来。

 

那本来是个失败的初遇,没有没有火花没有笑话,甚至连个套近乎的客套话都没有。可赛科尔鬼使神差地将那个傍晚记了许多年,即使在所有真相解开后的日子里,他的脑海深处依然深藏着那一片夕阳,那么清晰,以至于他能看到那双红瞳折射出的,瑰丽的晚霞。

 

 

这样平淡无奇的初遇,我依然记着,因为那是你和我命运交汇的起点,即使那是我们注定分离的注解

>>FIN.

 

——————————

·赛和维是分别是敌对阵营的人。赛作为卧底去对方的军队做了新兵,维的长官截获了情报,指示维假装同为卧底骗取赛的信任,以偷取情报。所以维鲁特才那么紧张。

·果然还是玻璃渣写起来顺手……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