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你好,我是铈子。

cp@Noglues

生科狗,主角厨,爱着所有闪闪发光的人,希望所有温柔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周叶]宿命论

· @夜楓    @IMPLICITE_     两位的50粉点文。

·听了存娘的新歌脑洞大开,所以出现了这篇文章。

·有BUG请帮忙捉出,谢谢!

 

周叶·宿命论

 

 

 

这是一个关于勇者和龙的故事。您想听听看吗?

 

>> 

 

01.

 

周泽楷从一场漫长的睡梦中醒来。他感到有光映在他的眼皮上,却并没有睁眼,眼前渲染出一片红蒙蒙的光,又像是笼罩在他眼前不散的雾。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从沉眠中苏醒,大口贪婪地吞噬着新鲜的空气,生命的气息终于在这个阴仄的山洞中复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个山洞看起来只是堆满大型石块的石窟。

 

沉睡的龙有一层伪装。

 

周泽楷勉力动动自己的右翅膀,意料之外的沉。他想,也许是因为睡得太久,身体懈怠了

 

他慢慢睁开眼,映入眼中的几十年如一日的景色:山峰连绵不绝,翠色鲜嫩,微风懒懒地在草地上打滚,空气里弥散有不知名花朵的芬芳。

 

他抬起头,抽抽鼻子,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他也好想在草地上打个滚哦,像小时候一样。可是这样也招摇了,他瞅瞅自己蜷缩在山洞里的身体,估摸着也许自己打滚的一瞬间尾巴就会扫平这个小山包,只好心灰意懒地垂下头。

 

他用爪子在石壁上百无聊赖的画圈圈。

 

那个人依旧没来。

 

 

 

02.

 

一条龙,在等一个人。

 

听起来像一个笑话。

 

 

 

03.

 

还在蛋中的时候,他并不觉得无聊。倒不如说,没有“无聊”这种意识。没有发育完全的幼小的龙胚胎浑浑噩噩地接受蛋传来的营养,只有为了生存的朦胧的本能。他不知道光,不知道暗,不知道金铁碰撞的声音和哭号意味着什么,他只是一味地、被动地感受着外界,那似乎是一个与这个小小的空间完全不同的世界。

 

那时的他并不理解那意味着什么。只有生物本能的他安分地待在原地,等待自己稚嫩的角付上坚硬的角质。他坦然地,或者说,无知觉地接受摆在面前的一切,遵循作为一个生物的本能,即使在角戳破了曾经那么坚不可摧的蛋壳,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之后,他也依然如此顺从地过下去。

 

不,倒不如说是浑浑噩噩。他完全没有作为一条高贵的龙的自觉。在这个荒无人迹的小山包上,这条龙常常像一只未长大的小奶狗一样在草地上追着自己的尾巴,不亦乐乎;亦或是在草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浑身沾满草屑和花粉,在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喷嚏中掀起更大的洋溢着清香的风。

 

忘了说,这条龙有轻微的花粉症。

 

“你还真是一条奇怪的龙啊。”造访的人类如是说。他半蹲着,挡住投射到幼龙头顶的阳光。这个人类处在逆光中,阴影中的眉眼看起来意外地柔和,只是身上的甲胄泛着狰狞的铁光,冲淡了他身上安宁的气质。

 

幼小的龙蹲坐在草地上,好奇地仰头,望着这个陌生的生物。它听不懂这个生物的话,不知道这个生物想干什么,它只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下意识地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目光投向这个生物。

 

“你居然不会说话,我头一次遇到不会说话的龙……再说,你真的是龙吗?”人类别过头,避开游龙纯净如流云的眼睛,“你比我家的猫还没有警惕性。”

 

幼龙摇晃自己的尾巴,发出“啾啾啾”的声音,人类能轻易窥到那双眼睛里的天真无暇。

 

“你真的什么都不懂啊……”人类放下手里的剑,叹了口气。他盘腿坐下,将甲胄扔到一旁,然后轻轻抱住幼龙,将这只傻呆呆的龙搁在自己的腿上。

 

他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只懵懵懂懂的龙将自己整个贴在人类裸露在外的手臂上。他腾出一只手,用食指点点幼龙的鼻子。幼兽的鼻子带着一点点湿润,它的眼神更是幼稚而不设防的清澈,人类一边笑着一边长长的叹气,将它笼在自己的怀里。

 

“感谢你遇到的是我吧,小家伙。”人类说,“我叫叶修。”

 

小龙缩在这个男人的怀里。那时的它一无所知,只是从这个未知生物的身上感受到了与周遭的所有事物都不同的东西——温暖的、又与阳光的柔和迥乎不同的感觉,于是它尽可能使自己更贴近这个谜一般的生物。它可以从草地、鲜花、微风、河流那里感受到清香、凉爽或是其他的一些什么,可是从未感受到这样一种温度,让它的整颗心剧烈地震颤、皱缩。那是人类的温度,是血液在身体里流动的热量,是……活着的温度。

 

多么、多么的……温暖啊。

 

它想说些什么,嘴里却只能发出“啾啾”的、无意义的音节。它急了,死死扯住这个生物身上覆盖着的东西,左拉右拽,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急迫地、慌张地,用笨拙的方式引起他人的注意。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感受到,这广袤无垠的世界上,有不同于蓝天、白云,不同于他自出生以来所接触到的东西的,独一无二之物。不是出于生存的本能,而是自己——并非无知性的生物,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发自内心认定的,独一无二的事物。

 

这是名为“周泽楷”的个体存在的开端。在这之前他依靠本能无知无觉地生活,并没有特别的感念,所有的东西也只不过是东西,需要则取,不需要则老死不相往来,世间的万物等量齐观;在这之后他满心满眼只有这一个人,除了这一个人,这天下所有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摆设。

 

他明白了,这世上有远比“活着”更重要的东西。

 

混沌的世界,就此终结。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04.

 

叶修留了下来。他教会了周泽楷很多东西,包括说话,包括各种各样的知识。叶修说天下所有的事物都有自己的名字,如果你知道了ta的名字,你就和ta有了某种联系。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淡,几乎没有什么情绪,可周泽楷硬是感受到了某种波动。他有些迷惑地看向叶修的眼睛,那双眼睛一如既往地漂亮,此刻却有美丽而危险的光芒微微摇晃。

 

“不是……好事?”他喃喃地问。

 

叶修轻飘飘地瞟了他一眼,“说不好呢……”他轻笑了一下,压不住凉薄。周泽楷心下一惊,远在他意识到之前,身体已经扑到叶修的身上,挂在男人的身上,闹脾气不肯下来。

 

“我和叶修,一定是好联系。”他直直地看着叶修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

 

也许这双黑眼睛里蕴藏的光芒太强烈,叶修少见地愣住了,一时间他什么也没说,任由周泽楷早已长大的身体沉沉地压在自己的身上。而后他的唇齿间泄出一丝嗤笑,那样纯粹,或者说,满含着世上最浓厚的恶意。只是这笑声太过轻微,在出口的一瞬间,就化作凋零的碎片,散乱在喧嚣的风中。

 

“是吗……也许是吧。”最后他这样说,把周泽楷从身上摘下来,好好地放在一边,动作亲昵,行云流水。

 

那时周泽楷已经有了自己的名字,是一人一龙共同探讨出来的名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周泽楷不知道,可是他很喜欢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寄托的不只是周泽楷自己的愿望。

 

他想也许这样两个人之间的联系会更加紧密,这份心思。他偷偷看了一眼叶修,叶修偏长的刘海有些散乱地垂下来,从碎发中露出的是有些漠然的纯黑瞳孔,仿佛凝着极冬的寒霜。周泽楷怔了怔,扑到他身上,舔了舔他的脸颊。

 

有那么一瞬间,幽黑的瞳孔出现了动摇。只是下一秒,呈现在周泽楷面前的依旧是有些淡漠的微笑。

 

叶修说,“小周别闹了。”

 

叶修说,“小周你要听话,不听话的话我就要走了。”

 

周泽楷慌了,他不想让叶修离开,所以从此以后他乖乖的,压抑起自己的感情,再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

 

 

 

05.

 

可叶修还是消失了,和他带来的所有东西一起。

 

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解释。爽快而直接,果然是叶修风格。

 

只余下周泽楷越积越大的困惑,和慢慢发酵的想念。他呆呆地坐在他们相遇的草地上,脑海里一帧一帧回放他们相处过的所有时光。叶修会带他去采野果、抓兔子,他略显冰凉的手温柔地为他揩去忙乱间粘上的污泥,油光发亮的兔子肉在摇曳的火光中噼啪作响;他会头疼他偶尔的小任性时佯装生气,却又在冷战时就会塞给他水灵灵的红果;他会给他讲睡前故事,脸上有一点点似是而非的笑容——叶修的脸无比清晰地出现在他拥有感情之后的所有记忆里,他慢慢回放他的记忆,仿佛看着时光倒流。这一刻他无比痛恨身为龙天赋的记忆力,又想流着泪感谢上苍,感谢没有将他的记忆一并夺走。

 

有人说,学会了回忆,就再也不会孤独。周泽楷绝望地想,这果然是骗人的,他被丢弃在孤独里,只是尝过幸福滋味的人,再也忍受不了孤独。

 

他只能日日与回忆厮磨。回忆一点点倒流,终于停留在与叶修的第一次相见时的模样。回忆里叶修穿着寒光铮铮的铠甲,手中握着闪耀着不详光芒的利刃。

 

他看向他的第一眼,是浓郁到粘稠的杀意。

 

啊,周泽楷明白了。

 

原来你是为此而来的。

 

 

 

06.

 

那么,为什么又反悔了呢?

 

 

 

07.

 

自此,周泽楷开始了漫长的沉睡。失去叶修之后,他回归到最初的生活,可是他已经将过去那个无欲无求的自己杀死了。他经由自己的手杀掉他,没有一点点的挣扎与后悔,只余下浩荡如海洋的悲哀与念想。

 

他相信叶修会回来的,他会回来的,会像从前一样摸他的头,陪他玩,给他讲不是那么好笑的笑话。也许不是那么乐意,也许不是出自自己真心。

 

只是意识到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

 

原来那已经是过去了啊。

 

 

 

08.

 

他断断续续地睡了很长时间,似乎还做了梦,一个光怪陆离的、冗长的梦。梦里他模糊地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只是他不愿意醒过来。反正肯定是错觉,醒来后依旧是相似的光景:蓝天、白云、绿草地。

 

只是少了最重要的人。

 

他一直没有等到他来。

 

那么,我去找你。

 

 

09.

 

龙族化作人形,要经历多长时间呢?

 

 

10.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泽楷发觉自己可以化作人形。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刻,他的大脑被过量的信息流堵塞到瘫痪,只剩下名为“喜悦”的意识,还在艰难地运转。

 

只是他忘了,那些被他不屑一顾的时间,可以漫长到,不再是他熟悉的世界,不再有他熟悉的人。

 

他呆呆地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随便拉住一个路人。

 

“你……认识叶修吗?”

 

那路人用打量神经病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狠狠甩开他的手继续自己的路。周泽楷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凉气渐渐窜上他的后背。

 

路边支起街头艺人的棚子,说书的霸着自己的一方矮桌,清了清嗓子,“啪”得一声拍了下惊堂木。大人们见怪不怪地走过,有小孩子举着棉花糖,蹦蹦跳跳地把小脸凑到那张桌子旁边。

 

“上回说到叶修大人结束了自己在外漂泊屠龙的旅行。您可是想不到啊,我们国家的恶龙,大部分都是叶修大人解决的。那可真是位神人!当时举国上下的人啊,没有一个不尊敬他的。叶修大人又素来与公主交好,待他凯旋归来,国王陛下便爽快地将公主许配给了他,两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诶,真是个传奇啊。”

 

说书人摇头晃脑,“到处都有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啊。”

 

孩子们露出神往的表情,旁边的老人慢悠悠地摇着蒲扇,悠闲惬意的笑容在他们的脸上绽放。路边有半大不小的毛头小子,冲这边弄个鬼脸,嬉皮笑脸地说:“都是老掉牙的故事啦。”

 

是啊,都是落满灰尘的故事了。故事总有说腻的时候,万家灯火的夜晚,会有新的故事发芽、生长。还会有谁心心念念和你的往事?耐心地像侍弄一盆新发的兰花。

 

周泽楷茫然地站在原地,感到整个世界慢慢地风化褪色。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是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当年的故事,再一遍,一遍一遍。

 

他想,天大地大,自己真的永远无法找到那个人了。

 

 

 

 

11.

 

消灭龙,是勇者的宿命。

 

消灭勇者,是龙的宿命。

 

宿命的轮回里,动了感情,便一败涂地。

 

 

 

12.

 

故事结束了,您还满意吗?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勇者也许可以打败许多恶龙,

 

而一条龙,只能被一个勇者打败。

 

 

这其实是个寓言故事呢。

 

诶,对了,忘记寓言的结束语了呢❤~

 

不管怎么说,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FIN.

 ——————————————

·叶修的国家曾经与龙进行过一场大战,龙族几乎伤亡殆尽,叶修曾参与过那场战斗。小周的父母死于那场战斗。

·小周睡着后,其实叶修有去找过他,但是没有发现他,于是他只好回去了。

·那么这场感情,到底是单向的,还是双向的呢?
 

看到这的亲爱的,答应我,别打脸……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