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你好,我是铈子。

cp@Noglues

生科狗,主角厨,爱着所有闪闪发光的人,希望所有温柔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长亭曲(20)

章二

 

尽管是残冬初春的时候,天气却并不温暖。亘穆把大衣领子竖起,急急忙忙地朝自己的临时住所走去。

 

说是“自己的”,其实还是和同事共用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初领导分派给他的任务就是保护某个任务失败重伤濒死的家伙,同住一间房什么的真是太正常了。

 

可是就是好烦,烦得让人想去死。亘穆默默地想,干脆连帽子都戴起来了。

 

亘穆推开门的一瞬间觉得眼睛有点花。虽说是白天,但是由于背光的原因,这间房子并不明亮,甚至略显昏暗,以至于有时眼睛必须适应一下才能看清屋内的东西。但是今天……亘穆想装没看见也不可能了。

 

“喂那边的……”

 

“啊,亘穆你回来了啊。”游浩贤拿着一张报纸头也不抬地说,“事情办完了?”

 

“那个不重要吧?为什么这里会出现报纸这种东西?”

 

“要说为什么……”游浩贤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额头上青筋暴起的亘穆,“当然是我自己买的啊。”

 

“……”

 

欲哭无泪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亘穆只觉得浑身无力,连说教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这家伙……”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亘穆真想暴揍这家伙一顿,“说了让你不要擅自行动的吧?你这么引人注目的家伙随便走动会让孤暴露啊。”

 

“说是这么说,可我实在是闲得快要长蘑菇了。”

 

“自己忍着!要不是你捅出来的篓子,我们有必要窝在这种地方?”

 

“好好,”游浩贤举起双手表示自己说不过亘穆,“我错了行吧?”

 

亘穆冷哼一声拖了把椅子坐下,顺手把衣服挂在门口的架子上。游浩贤瞥了她一眼,语气里带着点惊讶。

 

“捂得这么严实……你热不热啊。”然而看着亘穆眼神越来越冷他马上改口,“我明白我明白,是怕被跟踪对吧?您真是英明神武。嘛,虽然我觉得这样做没什么大用啦。”

 

“不、然、你、说、该、怎、么、办?”

 

“一句话说不对你就生气……”游浩贤有点无奈,“我说啊,一直被他们盯着也不是个事,要不我们想点办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怎么样?”

 

“你想干什么?”亘穆突然觉得心里有点虚,“上面最近似乎有什么重要部署,要求下面的不要轻举妄动,你不会是忘了吧?”

 

“不会啊,我这么认真的人怎么会忘了呢?”游浩贤笑得灿烂,然而亘穆总觉得这笑容有点诡异,“我们不动手就好了吧?反正如果让那边手忙脚乱的话,我们这边也能轻松不少的对吧?”

 

“……”

 

“电话电话~~”

 

游浩贤说着起身去里间找电话去了。说起来他们当初找地方的时候游浩贤就说要找间带电话的,但是这么长时间亘穆都没有看游浩贤都没有用过。亘穆看着游浩贤忙碌的背影,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像阴影一样笼罩在他心上。

 

“游浩贤,”他难得地用全名称呼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游浩贤一只手放在听筒上,扭头看向亘穆。他的笑容明朗像盛夏的阳光,然而眼底极深处处却涌动着极寒的怒气,宛若噬人的恶兽的凝视,叫人忍不住不寒而栗。

 

“我很生气,所以决定给他们一点教训。”他转过头,漫不经心地说,“我决定小小地报复一下。”

 

“而且,”他顿了顿,语气里罕见地流露出温柔,“稍微有点事想要打听一下。”

 

“喀啦喀拉”的拨号声硬生生地把亘穆原本想说的话哽在喉咙里。他看着忙碌的游浩贤,眼神复杂。

 

终于忍不住,暴露出本性了啊。

 

 

 

“果然还是答应了~~”紫魅眉开眼笑。

 

她现在心情不错。一大早舜弦的管家就来转达舜弦的意思,虽然嘴上说的委婉但是答应了紫魅的要求。看得出来舜弦非常的不满,可那也无所谓,只要交易成功了就好,这一笔生意如果成功只赚不赔,而且是天价的利润。当然紫魅也不会把“重要的合作伙伴”逼的太紧,说好的三成报酬紫魅还是会给的,毕竟人家帮了自己的忙嘛。

 

所以她现在心情很好。能把未来握在手里的感觉真的不错。

 

“啊对了,等等还要去见一个人……”。

 

正在她美滋滋地盘算下一笔生意的时候电话响了。真是破坏心情。她向坐在另一边的苍离使了个眼色,东奔西跑刚把手头事情忙完好不容易能坐下休息休息的苍离无奈地拖起累得要死的身体去接电话。原本就面瘫的他看上去脸更黑了,看上去无论打电话来的是谁都逃不过挨骂的命运了。

 

可是苍离把听筒放到耳边的一瞬间脸色就变了,他挺直身体,也收敛了不满的表情。紫魅讶异地看过来,虽说苍离看上去人畜无害但也是个狠角色,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让他这么大惊失色的。这样想着紫魅顿时觉得这电话有点意思,一边小声地招呼苍离一边从椅子上跳下来想把话筒接过去。

 

然而苍离猛地侧身把紫魅的手让过去。他的眼睛里罕见地流露出犹豫的神情。

 

“怎么了?”

 

紫魅有点惊讶也有点火大。苍离很少做出这种忤逆她的行为,但是这一次他脸上赤裸裸地写着“大姐我这是为你好求求你不要碰电话”,就差露出恳求的表情了。紫魅心里的好奇更甚,她瞪了苍离一眼,直接从苍离手里把听筒抢了过去。

 

苍离默默地退后两步。和刚才一样,把听筒放在耳边的一瞬间紫魅的表情就变了;但又不完全一样,苍离是严肃,而从紫魅脸上表现出的,是与她打交道的所有商业伙伴都绝对无法想象的表情:脸上发红声音甜腻,耳朵更是红得撩人,很难想象一贯以阴谋家示人的紫魅,居然会有这种娇羞的怀春少女的一面,幻灭得让人觉得就算是猫亲吻老鼠也不是没可能发生的事情。

 

她的双手紧紧地握住听筒,激动得都哆嗦起来。

 

“……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要不直接让丹那过去好了?……好吧,就是觉得有点遗憾……”

 

不知道这两人在谈什么。苍离偏着脑袋茫然地听着紫魅断断续续的话。很久都没有见大姐这么激动了,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不知道对面的人说了什么,方才还兴高采烈的紫魅突然就沉默了。苍离看到她的眼神一瞬间变得黯淡无光,她眼帘低垂,抿着嘴,吸了吸鼻子,才接着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话。

 

“……她没事,现在应该在回国的船上,一个月以后应该就回来了。”她说,声音显而易见地变得失落,“我觉得她应该没事。”

 

又是一阵沉默。紫魅的目光一直落在地面上,盯着不停摇晃的、窗外柳树映射在屋内的影子。明明是那么妖娆的女子,前一刻还像恋爱的少女一般欢愉,此刻她的影子长长的,一个人站在那里,孤单落寞。

 

看起来快到大姐的极限了。苍离想着,准备把听筒接过来。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对面的人似乎又说了什么,紫魅一下子愣住了。苍离从紫魅僵住的手中夺过话筒,已经没有人说话的声音了,传来的只是单调的忙音。

 

苍离只好把听筒放回电话上。看着魂不守舍的紫魅,他有点担心地问:

 

“那个,大姐……你没事吧?”

 

“啊?没事。”紫魅回过神来,重新摆上招牌的笑容,“我没事,不过有的忙啦。我们在陕西那边还有人吧?告诉他们有工作了,全部给我好好地干活,不专心的小朋友就全~部~给我收拾包袱回家睡觉吧~~”

 

明明是和平常一般无二的语调,苍离却隐隐觉得,有种微妙的不和谐感,就像一支完美的交响乐里混入了奇怪的杂音。但紫魅看上去并不是失落,就好像……

 

“好像……受了什么奇怪的刺激一样……”苍离黑着脸喃喃自语。

 

 

 

“搞定。”游浩贤放下电话,却没有看亘穆。他端起茶杯走到离亘穆最远的一扇窗户旁,看着窗户外狭窄的天空,表情波澜不惊。

 

亘穆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游浩贤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进”,他看起来并没有不愉快,却平静地让人害怕,仿佛一杯接近满溢的水,只靠着表面张力勉强而痛苦地维持着一种崩溃边缘的平衡。

 

他自问与游浩贤并不熟悉,更不会说什么漂亮话,那么不如不说。

 

“想不想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是谁?”

 

轻轻的声音震荡空气。亘穆猛地一惊,他的目光落在游浩贤脸上,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可真是直爽啊。”游浩贤撇过头,目光落在窗外。“你和我师弟有点像。”

 

亘穆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有人拿自己与别人作比,他觉得那很无聊。于是他想说点什么,

 

但是这种微不足道的愤懑在下一刻被被游浩贤轻飘飘的话语粉碎成齑粉。

 

“那家伙,应该被我称为,‘母亲’。”

 

他那种愤懑比起蕴藏在这句话中的悲伤、孤寂、烈火般的愤怒以及,漆黑的寒意,不过是一滴水之于大海,轻易地溃散在无法抵抗的冰冷的汪洋里。

 

 

 

“大姐……”丹那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紫魅,眼角微微抽搐。尽管当苍离脸色古怪地告诉他“要有心理准备”的时候他已经想到事情不太妙,但是他到确实没有料到……可以不妙到这种地步。

 

这还是大姐吗?这分明是被恋爱冲昏了大脑的恋爱少女啊!脸上那奇怪的红晕是怎么回事啊!还有嘴角的那是口水吗?要不要这么不堪啊!大姐你……你可是杀伐果决的死神一般的人物啊!这副摸样被手下看到了颜面何存啊!

 

耳边充斥着“小浩贤~~~唔呵呵呵呵~~~~”这种让人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意味不明的呓语,丹那看向站在身旁的苍离,两个人摆着异曲同工的一副“我想去死”的表情,默默地大眼瞪小眼。

 

“那个……”

 

“我倒是还好……丹那你才刚从外地回来吧?一回来就让你看到这种景象真是……对身体不好啊。”

 

“不……”丹那呻吟似的说,“比起我,倒不如说是对大姐的身体不好吧……”

 

“也对呢……”

 

两个人艰难地没话找话,这种话让大姐听到一定会被骂吧?但是没有没关系,若是对象是陷入这种状态的紫魅的话,别说是小声说坏话了,你就是在她耳边敲锣打鼓她也听不到。

 

“少爷到底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啊……”

 

不用问丹那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毫无疑问是少爷打电话来了。他和苍离跟随紫魅已经时日不短了,但能让大姐这么失态的人这么多年来也只有少爷一个人。但是那位少爷……丹那和苍离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份无奈。

 

先不要说少爷已经娶亲了,单单是大姐和少爷之间的那份关系……就没办法让大姐真正地如愿以偿。

 

“毕竟无论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名义上还是母子啊……”

 

不知道是谁低低地说了一句,无力又无奈。

 

 

 

“苍离先生。”

 

突然有人小声叫着苍离的名字。两人一并转过头,看到有人正站在门外,脸色不太好看。记得好像是大姐手下叫糯米的,丹那有点茫然地想。苍离愣了一下,瞬间怒气上涌。

 

“不是说过不要靠近吗!?”他压低的声音里蕴满怒气。糯米拼命摇着头,畏畏缩缩地看向丹那。丹那无力扶额,只好走到苍离旁边安抚这个几欲炸毛的家伙。

 

“我说啊,这也不关人家的事,你朝人家发什么火啊。”说罢他转向糯米,小姑娘大大的眼睛里满满地都是焦急,“也许她确实有什么急事呢?你说是吧?”

 

闻言苍离狠狠瞪了丹那一眼,丹那讪讪一笑。然而还没等丹那想出下一句缓和气氛的台词,糯米怯怯的一句话,将原本已经糟糕的气氛扭曲到糟糕至极。

 

“探长先生……那位探长先生就在门口,说是想见紫魅小姐……”

 

“……!”

 

这一瞬苍离和丹那的表情大概很可怕,糯米害怕地缩起肩膀。但已经不是在乎这种事的时候了。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朝那边厢的紫魅奔了过去。

 

 

 

于是,当赤鸣带着人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气氛着实诡异。两个年轻男子站在边上,脸色发黑,明显心情不好;而另一位大人物则当仁不让地坐在房间正中的椅子上,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叫人没由来地不爽。

 

……什么情况?

 

但是赤鸣显然不是那种会纠结这种事情的人。淡淡瞟了一眼角落里表情难看的两位,他便径直走到紫魅身边拉开椅子坐下,态度之从容叫人觉得这里根本不是紫魅的主场,是他赤鸣的才对。

 

紫魅见他这样也是有点头疼。在政商两界摸爬滚打也是不久了,棘手的对手也是见过不少,但是类似赤鸣这样的……她真的没有——至少是很少——见过。以往的对手都是有弱点的。只要抓住他们的弱点,管你什么政界大腕还是商界巨亨,也只是案板上被屠宰的羊。

 

而意外的,在这些心狠手辣狡兔三窟的人群聚的地方,所有人的弱点都是那么明显那么直白,都是根本不可能错过的绝好的机遇。

 

利益,这是所有人的死穴。

 

所谓人,就是这种动物。为了利益不惜一切,完全出自本能。真是没有比这更好利用的资源了。在紫魅自己看来,这几年她只不过是一个单调地重复着下饵、收杆、下饵、收杆的渔夫罢了,那些自以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也不过只是些没脑子的蠢鱼罢了。

 

可这个人,他没有弱点。

 

“真是久闻赤鸣探长大名,不如我们……”

 

“抱歉,我很忙。”

 

 

“赤鸣探长,那个……”

 

“抱歉,有些公务要处理。”

 

……………………

 

想想过去和试图和赤鸣套近乎时的那些对话,紫魅只觉得一阵阵头痛袭来。这人,完全不考虑自身利益,每日的生活便只是单调地回家、工作、工作、工作……似乎他眼里就没有自己,只是想着为工作、为这个国家,多做那么稍微一点点的努力。

 

头疼啊,紫魅心想。

 

就算心里有点打鼓,但是阵脚是不能乱了的。紫魅摆出招牌的笑容,开始试探赤鸣的来意。

 

“赤鸣探长平日里公务繁忙,今日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光临寒舍,礼数不周还请海涵啊。”

 

“无妨,”赤鸣淡淡地说,“招待很周全,是我突然上门有些唐突了。”

 

公关辞令!旁边被忽视的两个人默默吐槽。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依然不能免俗,这点太极功夫就算是过场还是得来上一遍。

 

“哪里那里,在下还真是惶恐呢。”紫魅掩嘴轻笑,“不过赤鸣探长此次光临,是有何要事呢?若赤鸣探长不嫌弃,紫魅倒是愿尽一份绵薄之力呢。”

 

赤鸣却沉默了。原以为赤鸣会顺势接下占她一个口头承诺的紫魅没有料到赤鸣此刻居然噤声,愣了一下。

 

赤鸣并不理会她的惊讶,只是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搁在桌上。紫魅接过,打开那张纸,眉头却微微地蹙了起来。

 

“这……”

 

紫魅脸色一沉。要说什么机密倒也没有,只是这张纸上记录的几个仓库名,无一例外,都是紫魅的组织暗中操控着的,一直以来担任着倒卖偷渡货物的中转站这样的角色。巡捕房的人也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一副没有察觉的样子。

 

“希望你能帮忙追查一下这几间仓库的支持者是谁。”赤鸣说,还是一副淡淡地模样,“紫魅小姐掌握着商界最灵活的情报,这点小事,应该也不难吧?”

 

——陷阱。

 

尽管表面上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但苍离和丹那是跟随紫魅十几年的人,自然是看出自家大姐心情着实不太好。赤鸣的来意他们此刻也算是明白了。下马威而已,赤鸣此举显然是想高调地告诉他们,你们的幕后交易已经被我查到,一锅端只是小菜。

 

但这个亏他们不得不吃。如果此刻暴露,对他们真是一点好处没有。眼下之计,似乎只有搪塞而已。

 

两人偷偷看了一眼那边厢的紫魅,只见她仍是一脸云淡风轻,什么表现都没有。

 

果真是行家里手,至少在装腔作势上,自家大姐是绝不会输的。

 

两人正期待着紫魅做出什么惊天逆转的戏码,却听到紫魅平静地开口。

 

“是我们的。”紫魅说,很微妙地笑着,“若我没有记错的话。”

 

……

 

诶?

 

居然、居然就这样承认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