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长亭曲(12)

开启新篇章!接下来是欧洲之旅~~中心人物是小律和奏

ps:小律身为女主角第一卷几乎没什么镜头呢……都怪霍琊存在感太强了【深沉脸】

 

 

 

卷二·西州曲

  

章一

 

伦敦的上空照例覆盖着浅灰色的云雾。也许是四面临海的缘故,伦敦的冬天并没有想象中的冷,这让一直担心的墨律略略宽心。只是植物毕竟耐不了严寒,夏日可以在伦敦街头连成绿色波浪的青翠树木,大半都落尽了叶,光秃秃的样子让墨律有些难过。 

 

不过因此,隔着很远也可以看到高高的白象牙色塔尖,笔直地立在清零的天幕下。在重重枝桠的遮蔽下,墨律睁大眼睛,半好奇半神往地眺望那座遥远的象牙塔,觉得它像极了绘本里睡美人沉睡的高塔,在那里重重叠叠的玫瑰藤守护着沉睡的公主,等待宿命的爱人来将她唤醒。

 

“很漂亮吧?”少年走到她身边,递给她一杯泛着热气的咖啡,“刚煮好的,小心点,别烫着。”

 

墨律道了一声谢,接过少年手里温热的杯子,舒适的温热从杯壁上流出,流向四肢百骸,好像久锈的机器人又上了油,那种放松的愉悦感。

 

“那是?”

 

“圣保罗大教堂,英国最大的教堂,可以说是英国人的骄傲吧”

 

“你去过吗?”

 

“哈?”少年骄傲地甩甩手,“那种地方,我怎么可能没有去过?那里,说的那么好听,也就是个教堂而已,和别的教堂有什么区别。”

 

墨律偏偏头,表示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自己不大清楚这些教派的事。少年睁大眼睛做摊手样,意思是随便你了。

 

她的目光又落在那座塔上。在旁边那个家伙絮絮叨叨的讲述里她知道那座白塔是砖砌的,里面是纯白色或金色的窗棂、廊柱、座椅,一个辉煌的世界。正对面是大大的窗,正午时金色的无阻碍地射进来,照在雪白的墙上,仿佛金雕的装饰,灿若云霞。

 

那是一座多漂亮的塔啊,墨律想,也许真的有一个睡美人在里面等待她宿命的人。尽管理智发出大声地嘲笑,她还是下意识选择了相信。

 

宿命中的人啊……墨律默默啜着咖啡,蒸腾的水汽结成水滴附在她的睫毛上。

 

少年正说在兴头上,突然发觉身边没了声音,转头便看到少女低头站在那里,低垂着眉毛,孤零零的,像只走失的小猫。

 

少年一下哽住了。小心翼翼地走近少女。他小声说:“小律?”

 

方才他说话的时候都是流利纯正的英语,而现在他怯怯地和少女说话,居然是字正腔圆的中文。少女微微抬起头,鬓角的一缕黑发滑落下来。

 

“奏,我们走近看看吧。”

 

 

 

说起来,自己来到伦敦,已经一年了呢。少女仰头看着教堂门口高高的廊柱,心里茫然地想着。

 

1929……墨律默默地在心里咀嚼这些意义不明的数字,仿佛有看不见的手狠狠挤压她的胸腔。里面汹涌的灰色潮水咆哮,要冲破堤坝,化作灰色的雨降落在这个城市潮湿的泥土里。

 

1929那一年,她握着那张船票,登上了通向未知大陆的客船,那艘对她来说就是诺亚方舟的船。灰蓝色的海波将她送往苏联,她逃亡的方向。

 

逃亡。

 

阴风、哀嚎 、浑浊的眼泪,这就是墨律对苏联的全部印象。她游离在城市和农村之间,于是她看到了,农民饥饿的脸,他们痛苦地弯下腰,眼泪一滴滴滴在荒芜的地上。墨律看着这些,恍惚间眼前出现了机械声轰鸣的城市。

 

她有种错觉,万里的逃亡,终究没有离开那个她最想离开的地方。

 

她将她的愿望写成信,寄回他们曾经居住的地方。她没有报任何的希望,只是在相似却迥异的痛苦里,天真地,幻想那个人还可以,听到她的话。然后笑着,摸她的头。

 

然而不久,她真的收到一封信,来自大陆那头的,一封简短的来信。信里只有一句话,以及数额不菲的一大笔钱。

 

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于是墨律再次打点自己为数不多的行囊,穿越了大半个欧洲。一路上她见过了意大利的悠闲、巴黎的浪漫、罗马的庄严,形形色色的世界。

 

最终她停下了脚步,在伦敦,这个终日阴沉的、远离过去的,天堂。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