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长亭曲(1)

第一卷中心霍琊和小遥

 

 

长亭曲

卷一·北塞曲

 

章一

 

霍琊下了飞机,立即紧紧大衣领子。江南的冬天,并不冷,似是温和又有些疏离,他不喜欢这样的冬天。很奇怪,他明明是那样一个随便的人,独独江南的冬天,他来过、居过,依旧不服水土。在江南他总是想起北塞的冬天,很冰冷,但让他感觉到真切的痛苦,那冷风割裂夜色的冷漠。

 

他不喜欢江南的冬天,自前些年离开后,便再未踏上过这石板小路,也暗暗发誓不再回来,永不再回来。

 

而今他却又回来了,出于自愿。想想前后莫大的转变,霍琊不由想叹气,但仍是吞了回去。他四下张望之后,走向这人影稀疏的街上仅有的一个面善些的老人。

 

“老人家,你可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么……”

 

当那串霍琊并不熟悉的地名自嘴中流泻出来,老人似是惊讶地一挑眉,抬眼望向霍琊。

 

“这是当然的,我们这里最出名的学府,没有不知道的理。怎么,你要去?”看到霍琊点头,老人微眯起眼睛,笑道,“那么,我带你去吧,外乡人,来这里总是要迷路的,你大可不必推脱。”

 

“……那谢谢您了。”

 

霍琊轻轻点头。他不是个会说漂亮话的人,别人的帮助也不大会拒绝,承了这份恩,日后再报答吧。他正转着这样的念头,老人已经迈开大步走起来,步履稳健竟不输壮年男子。霍琊微惊,也跟上。

 

老人带着他穿过一条接一条曲折的小路,清一色的石板路。霍琊穿着皮鞋,鞋跟撞在地上发出“踏踏”的响声,显示着他和这里的格格不入。老人一定也听见了,然而他并未回头也没有一点不愉快,老人只是大步走着,长袍下摆在空气中刷刷地响。

 

一路上他们没有说话,沉默地走,几次曲折后两人出现在一栋有些破旧的小楼前。老人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霍琊。

 

“就是这里了,你要找的地方。”

 

霍琊点头道谢。他继续向前走,却在与老人擦肩的同时听到了老人淡淡的一句话。

 

“年轻人,你是军人吧。”

 

肯定的语气,霍琊不由得一惊。但老人眼睛里面仍是古井无波,看着警惕的霍琊,他笑笑。

 

“别紧张,我什么意图也没有。能看出你是军人,是因为我曾是军人,现在不过是一介草民罢了。”

 

霍琊听了,紧绷的肩膀慢慢放松下来。他能感受到,面前的老人毫无敌意,他的直觉一向准确。

 

“您是党国的军人?”

 

“是,”老人点头,“国民党正规军。我参加过北伐,北伐结束后我就退役了。”

 

北伐。

 

听到这个熟悉的字眼,霍琊不可自制地微抖了一下。老人看出了他的不适,笑着向他摆摆手。

 

“我就先走了。年轻人,若你以后有麻烦,去刚才的地方找我吧。记着,若你在这里,在长沙任职,还是要小心些的,现在的中国,不安定啊。”

 

霍琊唯唯。老人说完便转身走了,霍琊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座座楼房的阴影里。

 

“小心些……么?”霍琊微微苦笑。他现在,就要做一件很危险的事了。一旦暴露了,恐怕就是掉脑袋吧?

 

可是不做不行啊,他迈步,走进不起眼的小楼里。

——————TBC————————

第一章略少……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