鈰子君

cp@Noglues
我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坚持给自己写文章。所以,无论受了怎样的冷落,不要抱怨。

【喻叶】向心性进攻(HE!)

·世界第一初恋paro,世初还能再战五百年。

 

 

 

喻叶·向心性进攻

 

 

 

>> 

 

糟透了,叶修心想。

 

这可能是他今年能遇到的最大的雨,老实讲,这些雨点密度再大一点也许可以等同瀑布,那么现在他就是站在一条突然供水的瀑布下面……显而易见,被淋成了傻逼。

 

然而这还不是最傻逼的,叶修把包顶在头上,眼睛发出像镭射光一样的眼神,迅速地扫过街边每一个商铺,然而这条街邪乎得很,平日里大晴天的时候还没注意,这时候才发现路边一个能躲的牙子都没有。他被迫沿着这条街从头跑到尾,一路踩了四个水坑路过五家关门的商店,又被六辆车泼了好几次天赐之水,最后等他湿漉漉地躲进好不容易出现的一个屋檐下的时候,某块每天路过的广告牌已经隐隐约约在他的视线里无声地嘲笑他了。

 

叶修安静了一秒,认真思考了一下从这里到租住公寓之间的距离,突然有点心动。

 

“啊,如果前辈又重感冒的话,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哦。”

 

叶修一秒钟就放弃淋雨回家的念头,他艰难地摆出一副礼貌的笑脸,转头的时候脖子好像发出“吱扭吱扭”的声音,“那还真是麻·烦·你·了,喻文州同志。”

 

他的高中学弟外加现在研究室的后辈喻文州正靠在据他几步远处的墙上,衬衫湿哒哒地黏在身上,刘海上挂着水珠,显而易见又是个被淋成傻逼来避雨的难兄难弟。然而叶修丝毫没有同病相怜的意思,他咬着牙,假惺惺地说:

 

“在这里碰见真是巧啊。”

 

喻文州却一本正经地接茬,“不巧啊前辈,我也是回家途中,毕竟我们是邻居嘛。”

 

靠,叶修在心底狠狠唾了一口,天知道为什么导师新收的研究生里居然混进了这个当初明明是个文科生的家伙,他也完全不想知道为什么在尴尬的重逢之后的第二天,自家隔壁那个半年前搬来后就没有见过面的邻居突然就现了身,鬼知道他看到对面的门打开后露出那张他想忘也忘不了的脸之后内心到底飘过了多少个卧槽,这个许久未见的小学弟——更正,现在是后辈——这个,这个斯文败类居然还顶着张惊呆脸,用大吃一惊的口气说“叶修前辈,原来你住在对面吗?”

 

原来你个头,叶修回去之后立刻写了张小纸条,纸条上书三个大字“喻文州”,贴在靠垫上就是一通狂揍。我就不信这都是巧合,他一脸黑线地想,抱着靠垫用力向后一靠,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目光放空。

 

毕竟时隔多年再逢初恋……这剧情,听起来像狗血电视剧似的。

 

他和喻文州谈过一场不长不短的恋爱,至今他仍然可以想起喻文州向他告白时的场景:他逃了周三下午的体育课,窝在偏僻角落里的一棵树下打盹,半梦半醒间,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听见急促的呼吸,少年的吐出的每一个颤音都晃动着不安:

 

‘叶修前辈,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

 

那天的天气真是该死地好,晴空是透亮的蓝,没有一丝阴霾。空气不知是被阳光还是某种感情缓慢烘烤,温暖到让每一根神经都放松下来,所有东西仿佛都蒙着一层金纱。他睁开眼,看到逆光里少年的轮廓,以及他脸上紧绷的表情。还是少年的喻文州紧紧攥着衣服的下摆,紧张地要把衣角撕破了,却还是强迫自己看着叶修的眼睛。

 

脸真红啊,叶修模模糊糊地想。

 

 

“前辈?”叶修兀自出神着,另一边喻文州出声招呼他,“一会要不要来我家?我买了鱼,今天晚上加餐。”

 

这时他才注意到喻文州手上拎着的塑料袋,喻文州把那袋子在他眼前晃晃,露出个势在必得的笑容。这笑容实在扎眼,叶修只想闭上眼,把这个该死的笑容从视网膜里赶出去。

 

“你说去我就去?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我记得苏沐橙小姐说再吃泡面她就搬来和你一起住?”

 

“……”叶修转过头,想想自家柜子里寥寥几根可怜巴巴的萎蔫青菜,屈辱地答应了这个威胁。喻文州发出个轻哼,不忘乘胜追击补上一句:“今晚记得来我家哦。”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叶修在内心拼命安慰自己,最后一次,再说是不可抗力嘛不可抗力,沐橙都老大不小了再让她和我一起住对风评也不好……

 

他转念一想,默默数了数最近去喻文州家的次数,突然有种撞墙的冲动。

 

“文州……我记得我说过好几次了吧,我们早就分手了。”叶修忍不住腹诽,他刻意没有看向身边的人,目光停留在瓢泼而下的雨帘上。他有点喘不上气。雨水激起潮湿的腥气,混着尚未散去的热气涌入他的鼻腔,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腥气呛得难受,才会只说了短短一句话,便喉咙便一阵阵发涩。

 

高中时的恋情,在小孩子过家家和托付一生的约定间摇摆不定,最后天平的指针指向了别离。叶修一直觉得那是场荒唐的恋爱,起始于他一时兴起的应允,结束于一场无声的争执。他与喻文州本不相熟,在玩笑般地确认了恋爱关系的时候,他才一点点地,像沙里淘金一样,一点点地认识喻文州。从他的成绩单上知道他擅长语文最讨厌数学,看他在冰柜里翻箱倒柜时知道他喜欢冰工厂的冰片蜜桃。那天他被突如其来的大雨堵在图书馆,望着窗外发呆时,一把蓝色的伞从天而降,在他眼前调皮地左摇右晃。

 

‘我以为你回家了。’叶修没有接那伞,他没有问背后的人是谁,从后面贴近的温度已经暴露他的身份,‘不用管我,这把伞给我你怎么办?’

 

背后传来细微的喘息声,像是在勉强压制着。他名义上的小小恋人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叶修……叶修前辈,我猜你没拿伞,所以,就,就从家里帮你拿了一把。没事,我还有呢。’

 

叶修怔了一秒,他转过身,看到喻文州站在他面前,身上携着一身雨水的湿气。他的鞋湿透了,裤腿也在缓慢地向下滴水。这个狼狈的少年温暖地笑着,眼睛里满溢着欣喜,目光牢牢地黏在叶修身上,像铁粉被磁石吸引那样。

 

他拿着两把蓝色的伞。

 

‘你……喜欢蓝色啊。’最后他憋出这样一句话。

 

‘是。’喻文州回答,‘因为是很温柔的颜色啊。’

 

当初答应这个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这么在意一个人呢?开始留意他的言行,开始揣测他的心思,开始默默记住他的喜好,把自己的整个心都拴在他身上。午餐的时候苏沐橙无视周围一群人的眼光坐在他对面,不看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吃饭。他也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把自己盘子里小姑娘爱吃的东西丢到她的碗里。

 

‘如果你是认真的,’当两个人的碗都见底的时候,苏沐橙开口,‘我一定支持你。’

 

那天是喻文州的生日,他拉了苏沐橙陪他逛街,给他的恋人挑礼物。苏沐橙推荐的物什他总是不满意,一番左挑右捡,最后他们挑了一个昂贵的蛋糕,点缀着蓝莓酱和新切的黄桃,花了他小半月的生活费。于是,他见到喻文州的时候已是黄昏了,喻文州在他第一次告白的地方等他,他拎着蛋糕走过去,少年背对着他,逆光的剪影没由来让人觉得单薄。

 

‘文州?’他不确定地问,‘你……’

 

而他等到的是一张像是戴着人皮面具般面无表情的脸,一双黑色的眼睛,没有一点温暖的情绪,只有心灰意冷的死寂。

 

‘叶修前辈,我们分手吧。’

 

以及决绝的话语。

 

他说了什么?他怔楞地看着他,耳朵里一瞬间充满了绵密的噪音。阳光逐渐沉没在黑暗里,冷风将温度一丝丝从他身边抽离,越来越暗、越来越冷的世界里,他只听到喻文州说,‘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

 

你在说什么。

 

‘所以分手吧,这样我们都能解脱了。’

 

你是认真的吗?

 

‘再见了,叶修前辈。’

 

也许真的苍天有眼,看不惯我当初那种玩弄感情的欺骗。所以惩罚一定会落在我的身上,只是没有想到,直接将我的心摔成了两半。

 

‘好啊,’他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那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睛抽走了,只能从自己的骨髓里拼命榨出最后的温度,拼命地挤出笑容,‘好啊,反正恋爱游戏我也玩腻了,那我们以后江湖不见?’

 

一瞬间,少年的眼睛里涌起了感情,悲伤、失望,以及“果然如此”的了然。这么多感情糅在一起,仿佛漆黑的浪潮,可涨潮时并没有任何东西被推上海岸,他的少年只是僵硬地鞠了一躬,低声说,‘再见。’

 

再见,从头到尾,所有错都是我的,所以不要自怨自艾。就当是被一个傻逼糟蹋了时间吧,谁的一声还没碰到一两个傻逼呢?

 

那天晚上他寻了个小店,一个人将那蛋糕吃了个精光。两人份的蛋糕太大了,他又不喜欢吃奶油这种甜腻的东西,可他还是忍着胃里翻涌的恶心感,将奶油,蓝莓酱,和切好的黄桃一起吞进肚子里。吃蛋糕之前,他在蛋糕上插了16根蜡烛又一一点燃,跳跃的烛光摇晃着黑暗,他微阖的睫毛在眼睛上投下抹不开的阴影。

 

‘十六岁生日快乐,喻文州。’他轻轻的、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祝你以后能遇到真心对你好的人,一个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的人。’

 

接着他一口气吹熄所有的蜡烛,拿起手边的塑料小刀。

 

‘好了,接下来切蛋糕吧。’

 

 

 

“需不需要我在提醒你一遍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啊?”叶修说,“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雨声挺大,噼里啪啦砸在地上,吵得人心烦意乱。叶修甩甩头,试图将过去那些记忆从脑袋里甩出去,然而事与愿违,仿佛拂去附着在玻璃上的雾气,那些记忆变得愈发清晰,清晰地仿佛电影回放。

 

都是这个人的错……他阴暗地想,要不是碰上这个人怎么会想起来这些陈年旧事……话说分手之后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也是这家伙的错,每一次每一次都会想起这个家伙的脸……

 

他看了一眼喻文州,受不了似的转过脸。

 

“诶?可是叶修前辈,我记得我们重逢的那一天我就说了,‘我要重新追求你’啊?”

 

——以前明明是那么可爱的人,为什么现在变成这种斯文禽兽了啊?!

 

不要提了。叶修只想赶快回家享受一个暖烘烘的热水澡,而不是和前男友讨论破镜怎么重圆这种让人胃疼的问题。七年没见,除了这个名字深深烙在神经上,他几乎都忘记喻文州的模样。所以在研究室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还没互报姓名的时候,他只以为这个人是个新来的后辈。

 

“居然还说‘以后会照顾你的’……”叶修扶额暗想,“真想坐时光机回去把当初的自己掐死……”

 

面前的后辈只是眯眯眼,露出个有点奇怪的笑容,张嘴就是“前辈真是一点都没变”。正当他一头雾水,他的导师走过来,拍拍他们两人的肩膀爽朗地笑道:“以后就是师兄弟啦,不要那么拘谨嘛,叶修,你身为师兄,要多照顾照顾文州啊。”

 

文州。叶修觉得自己僵硬了一下。他转动眼珠,看向后辈那个微妙的笑容。他新来的后辈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内心“千万不要”的呼喊,彬彬有礼地说:

 

“叶修前辈,好久不见,我是喻文州。”

 

接着立刻把叶修扯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一脸郑重地问道:

 

“叶修前辈,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叶修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愣愣地回答:

 

“啊,是。”

 

“那我就放心了。”

 

又是刚才那种微妙的笑容,接着,喻文州一把抓住叶修的领口,干脆利落地吻了上去。两个人的唇瓣紧紧相贴,可叶修实在没空感受旖旎的气氛,他只觉得空气渐渐稀薄,眼前开始发白,这时他的领子才被放开。晕头转向了几秒,视野刚恢复清晰的那一瞬,他看到面前的青年露出势在必得的凶恶笑容。

 

“那么前辈,我现在开始重新追求你,一定会让你说出‘喜欢你’的,请做好觉悟吧!”

 

就是这个……就是因为这个害我那天都心不在焉,一失手把花了一礼拜观测的数据给删除了……就因为这种事……

 

“怎么,前辈还想听我说一遍吗?”喻文州脸上明晃晃写着四个大字“人畜无害”,叶修却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我没问题。前辈,我现在……”

 

他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叶修直接一巴掌糊到他的脸上。

 

“别做多余的事情啊文州。”叶修阴仄仄地说,他脱力一般靠在墙上,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该说是行动力强呢还是什么,喻文州充分践行了自己的承诺,靠着后辈+邻居的双重优势刷爆了存在感,献殷勤乐意地不要不要。

 

“怎么说呢,喻文州和叶修前辈的关系真好呢。”by同研究室的学生。

 

“拜托,当初说分手的是你,现在来这一套的也是你,你是认真的吗?”

 

叶修觉得自己胸腔里有团火,就在心脏的正下方,缓慢地灼烧着,他听到自己的血管轻微碳化的声音,扑簌扑簌,有黑色的灰掉下来。天知道他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一瞬间心脏被滔天的喜悦淹没,又在下一秒充斥着难以言喻的酸楚,大喜大悲,他的神经几乎要断掉。你真的知道吗,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念着你的名字,全力想忘掉,却发现越来越清晰的绝望吗?这么多年我谈过几次恋爱,每一次都无疾而终,每一次闪过我眼前的都是你的脸。

 

这些你全都不知道,可你却在我面前那么坦然地说着“我会让你说出‘喜欢你’”。你以为你是谁?是不是太可笑了?

 

而更可笑的是,过了那么多年,我却依然喜欢你。

 

“认真的。”叶修听到喻文州的声音,有点发闷,在雨水冲刷声里愈发模糊,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当初的事真的很抱歉,那天我看到你和苏沐橙一起逛街,你们真的很亲密。”他尴尬地笑,“前辈你也知道,校园里大家都在传你们是一对,三人成虎嘛。前辈又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喜欢,我一激动,所以就……后来你一直躲着我走,接着就毕业了,我再也没见过你。”

 

“而且前辈你确实……”他的声音突然小下去,“最开始的时候,确实不喜欢我吧。”

 

叶修烦躁地抓抓头发,“我们能不能不再聊这个话题?”

 

他现在不想谈恋爱。首先他忙着工作,还有好多的培养基等着他伺候。再说,过了这么久,都不是当初的自己了,对着一个也许已经完全不了解的人说:“是啊,我也喜欢你?”别傻了,这又不是童话故事。

 

旁边喻文州根本听不见他心里的自言自语,自顾自地说,“分手后苏沐橙来找过我,她揍了我一顿。”看到叶修投过来讶异的目光,他苦笑一声,“是真的,苏沐橙说我浪费了你半个月的生活费,还说你真是瞎了眼才喜欢我。”

 

叶修沉默了一下,“你相信我当初真的很喜欢你吗?”

 

“相信。”喻文州说,“因为前辈看我的眼神,和我看前辈的眼神是一样的。”

 

“包括现在,都是一样的。”

 

真的太糟糕了,叶修想,有什么比现在还糟糕的?前男友是自己的后辈兼邻居,下雨天好巧不巧地在同一个屋檐下躲雨,这家伙的眼神还是该死地好,又是该死的一根筋。没看出我现在不想和你谈恋爱吗?要不是我现在没法换工作搬家我转头就走好吗?

 

糟透了,可是为什么欣喜会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呢?

 

他的手上突然传来另一只手的触感,那个让他坐立不安的人此刻就在他身边,牵起他的手,他甚至能模糊地感受到他的掌纹,两个人的手像一对的锁和钥匙一般契合在一起。太糟糕了,仿佛血液一瞬间都涌到心脏,那颗心差点承受不住爆裂开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早就摆脱了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对任何一个人心动。

 

结果只一个回合,就溃不成军。

 

脑子里回忆翻涌着,混着上浮的感情的气泡,咕噜咕噜,搅得人心烦意乱。兜兜转转,又走到了这么一步,雨天,相爱的两人,以及——

 

叶修看了眼自己的外套,恩,该死的恰好是蓝色。

 

“喻文州,其实我——”

 

“啊?”他心心念念七年的人用一种特别傻的表情看过来,“前辈,你声音太小了我听不到!”

 

靠,这该死的大雨。叶修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恶狠狠诅咒这场大雨。他犹豫了万分之一秒的时间,一咬牙,挣开喻文州牵住自己的手。

 

 

 

——扯过他的领子,用力地吻了上去。

 

 

>>Fin.

 

·关于文章:文内“前男友是我同事(其实是上司)而且是我邻居”以及“雨天告白结果雨声太大另一方没有听到”都是世初里的经典桥段,包括重逢的时候喻文州说的那句话,也是我化用的世初里高野的对白。其他都是我原创的orz

·关于世初:真的超级好看!没有看过的一定要去看!诸君我喜欢律酱!宗律股买买买!真的可以算是BL界的天花板了,ED1甚至被称作腐圈“国歌”(笑)。高野对律酱真是一往情深,第二季最后的告白真是浪漫到留鼻血……同作者的另一部作品《纯情罗曼史》也很好看,不过攻君的性格我真是接受不来……但是Misaki萌啊!(暴风哭泣)Misaki赛高(哭着)总之两部都很推荐啦!(嘶声力竭)

评论(15)

热度(59)